三男子专偷庙中功德箱 每次作案最多能偷千余元


 发布时间:2021-03-01 18:58:37

其实佛教是不提倡看相算命的,而这些门口的看相算命人却傍着寺庙做生意,越靠近寺门,看相的摊位、门店就越密集。记者观察到的酒不少于50个。这些"大师"们大多打着归元寺的名号,但寺内佛教协会一位姓彭的负责人表示,归元寺的人不可能给人算命看相。佛教场所内收的钱是作为供养,这属于宗教信仰的

但北京头门沟千年古刹潭柘寺里的功德箱,还是出乎人们意料地成了“缺德箱”。新华社昨天报道,潭柘寺里70个功德箱,其中53个是归旅游景区内一家上市公司收钱的,成了这家公司的“摇钱树”。这家公司为创5A景区项目计划,将4000万元的资金来源列为“自筹解决”。怎么筹?在善男信女身上做文章。怎么做?大摆功德箱。按照2005年起实行的《宗教事务条例》规定,非宗教团体、非宗教活动场所不得接受宗教性的捐献。这些以寺院为主要内容的旅游景区及管理部门,不是宗教团体,无权设立功德箱。

在人们对慈善事业心存疑虑、信心不足的当下,潭柘寺经营机构的这种掠财行为,是在佛门净地的一种欺诈与行恶,是打着善与功、慈与德的一种暗中打劫。当信任可以在佛门被污,当善意可以在净地被辱,人们可以想象,这样的机构本身还会有什么信仰,对法治还有什么敬畏?事实证明,只要牟取利益的功利机构沾上了慈善的边,佛门便不再有纯粹的净地。高涨不停的寺庙门票如此,潭柘寺里的功德箱也是如此。如果利益机构不能撤出寺庙,那么,请用法治照亮老板们伸向寺庙的双手。他们拿的是功德箱里的钱,扇的是法治的耳光,更是扇向善众们的耳光。他们不怕别的报应,就让法治回报他们。□刘雪松(媒体人)。

寺庙住持李某被王先生起诉拖欠190余万元借款,其辩称是王先生的妻子向寺庙的捐款。近日,通州法院未采信李某辩解,判决其偿还借款并给付利息。王先生诉称,2004年,李某多次向他借款累计300余万元,经多次催要尚欠190余万元,他起诉要求李某归还此款并给付利息。李某辩称,他是浙江省某寺庙的住持,王先生的妻子张女士是居士,在该寺参加佛事活动中表示要向寺庙捐款,先后向其寄款300余万元,他陆续用于寺庙的维修及建设。一年后,王先生突然带领几名东北大汉闯入寺庙向他索要该款,强迫其写借条,并将他押到北京。其父给付王先生近30万元后,王先生才将其放出。寺庙此后归还了100余万元。2007年,王先生又带人到寺庙让其在事先写好的还款协议上签字,称其尚欠借款本金190余万元,并按年息10%给付利息。李某认为,王先生是通过胁迫方式获得的借条及还款协议,该钱款性质应属捐赠。法院查明,王先生的妻子作为居士先后向李某所在寺庙捐款2.5万元,其余300余万元是借款,李某的辩解因未能提供有效证据证明,法院不予支持。

京华时报讯(记者裴晓兰)寺庙住持李某被王先生起诉拖欠190余万元借款,其辩称是王先生的妻子向寺庙的捐款。近日,通州法院未采信李某辩解,判决其偿还借款并给付利息。王先生诉称,2004年,李某多次向他借款累计300余万元,经多次催要尚欠190余万元,他起诉要求李某归还此款并给付利息。李某辩称,他是浙江省某寺庙的住持,王先生的妻子张女士是居士,在该寺参加佛事活动中表示要向寺庙捐款,先后向其寄款300余万元,他陆续用于寺庙的维修及建设。

为避免黄志光案一审时对其捐赠给寺庙的款项不予认定之类似事件的再次发生,最高司法机关有必要采取一些具体措施,将此类案件的执行标准统一和常态化。深圳市政协原副主席、汕头市委原书记黄志光因受贿、非法持有枪支罪,去年年底经广州市中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4年。不过,对于房地产开发商李亚鹤以黄志光儿子名义捐给寺庙的100万元,一审法院未认定是受贿。对此,检察院进行了抗诉。据报道,近日,广东省高院终审判决,认定100万系受贿,黄志光被加刑一年。

两系 宋宁 黑娃宗

上一篇: 西南政法大学毕业就业问题

下一篇: 山东政法学院毕业党建学生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独树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1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