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保障公共服务体系建设规划


 发布时间:2020-10-01 06:27:28

正因如此,目前社会抚养费的征收和使用过程存在许多不规范甚至违法的行为。2013年9月,审计署公布的对于9省市45县社会抚养费审计情况报告显示,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混乱,漏征、擅自挪用、截留款项等已是普遍现象,45个县向征收单位和计生部门违规拨付的社会抚养费,总金额约16亿元。这些资

按照财政部印发的《政府收支分类科目》,社会抚养费不属于罚款,而是属于非税收入的一种行政事业性收费。这种收费不属于中央财政收入,也不属于卫生计生部门收入,不允许与计划生育支出挂钩,因此没有对应的支出科目。虽然有规定将这种收费归入“统筹用于本地区各类公共服务和社会事业支出”,但这又是一个非常宽泛的范围。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的人多生了孩子,就要为多占用的自然资源和社会资源付费,这是社会抚养费的征收原则,但是政府要提供的公共服务种类繁多,包括教育、医疗、就业等很多方面,因此这种收费的用途很难具体到几个明确的支出科目。

“具体来说,实践中普遍存在公共服务市场主体的竞争性不充分,政府购买的公共服务来自政府建立的服务主体或政府关联企业,竞争性的公开招标不足,甚至指定服务主体或故意设置资格门槛,财政购买从属于封闭的政府分利机制。”张吕好说,因此,对政府的监督应涵盖政府购买程序的各个方面:政府购买的方式、公共服务合同、财政资金的使用、监督责任的履行等。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刻不容缓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湛中乐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推进政府采购公共服务,是一项意义深远的举措,但同时法制支持也必须跟上改革步伐和力度需求。

政府购买服务,买什么、谁来买、花多少钱、怎么买?昨天,市政协召开政协北京市第十二届委员会第三次议政会。市各民主党派、工商联、无党派人士代表就“政府购买公共服务”发表意见。千龙网对议政会进行了全程直播,这是北京市政协首次对议政会进行网络直播。问题:政府购买服务 责、权、利不清晰从2010年开始,本市使用市级社会建设专项资金连续4年开展了购买社会组织服务项目工作。总计投入2.53亿元,购买了1544个社会组织服务项目。

此次“小官巨腐”也印证了这个判断。首先,“小官”工作的供水公司,垄断与供水有关的公共服务,在市场中“跑马圈地”,占据了最有利的地方,是市场中的“计划经济”,就有了寻租的空间。其次,“小官”担任科长职务,比九品芝麻官还低,是权力体系的末梢,是最底层。阎王好对付,小鬼最难缠,如果看不见“孝敬”,他们可以采取找茬的方式给你添堵,给你造成更大的损失。这些“小官”手中的权力之所以容易兑现,原因也有两方面:一则,“小官”虽是垄断部门的最末端,但也是为数不多的沟通渠道,其他部门和社会大众必须跟“小官”打交道,才能把事情办成。

一旦《居住证管理办法》颁布实施,表明居住证将彻底替代暂住证。相比暂住证,居住证已由过去是外来人口的一项义务,变成了如今的一种权利;由过去仅单一地对外来人口进行管理,变成了如今的既进行管理又提供公共服务和权益保障。可见,居住证制度,首先体现了义务与权利对等。一方面,申领居住证、接受居住证发放地的管理,本身就是一项义务;同时,不骗领居住证,不出租、出借、转让居住证,不冒用他人居住证等,更是一项法定义务。另一方面,居住证持有人享受各项基本公共服务、各项便利的权利;随着居住证持有人在城市生活、工作的时间越长,公共服务也将随之“升级”。

不同于“公共服务私有化”导致政府职能与责任的完全淡出,政府购买公共服务带来政府职能和责任方式的变化,使政府与公民、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发生变化,故应以立法形式予以规范并推动其发展。直接提供服务变为行政监管张吕好介绍,政府购买公共服务是20世纪70年代以来兴起于西方发达国家的公共管理潮流,旨在通过公私合作、引入市场机制,用市场竞争对抗政府垄断,改善那些依赖政府公共服务者的生活质量,通过提高公共服务效率、节约公共服务成本,进而改善政府管理。

紫竹调 记录仪 转子

上一篇: 城中村农村党建工作如何定位

下一篇: 社会主义法制建设基本经验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独树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