税收法治文化建设基地创建汇报材料


 发布时间:2020-10-02 01:28:01

昨天上午,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召开,再次审议立法法修正案(草案)(以下简称“二审稿”)。二审稿规定因行政管理迫切需要,可先制定地方政府规章,两年后需继续实施的,要提请本级人大或其常委会制定地方性法规。草案还规定,没有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依据,地方政府不能设定减损公民、

在民间,这一原则越来越被人熟知,在有关房产税试点的讨论中,对征税合法性的追问体现了社会进步。而在政府层面,去年底财政部长楼继伟明确提出,深化税制改革要尽可能不开征新税种。但人大要盯紧政府的钱袋子,仅靠政府自觉是不够的,只有改变政府既当税收规则制定者、又当执行者同时还是受益者的局面,才可能将行政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若是脱离了立法机关的约束,税收自由裁量权过分膨胀,过头税、重复征税等情况必然难以消除。史学家黄仁宇曾评价,历史上中国的财税制度一直缺乏“数目字管理”,在今天讨论税收法定原则时,这一评价仍有借鉴意义。

□亮点四建立单独表决制度草案二审稿完善了法律草案表决机制,规定法律草案表决稿交付表决前,委员长会议根据审议的情况,可以决定将个别意见分歧较大的重要条款提请常委会会议单独表决。同时,对单独表决后的处理作了规定。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徐向华认为,单独表决制度是相对于整体表决而言的一种表决方式,主要是为了防止法案由于个别条款的争议而反复讨论,难以提交表决。他建议,对单独表决适用情形、提议主体、提出时间、决定程序、通过规则以及表决后的处理等作出明确规定。草案二审稿增加规定,举行立法听证会,要听取“基层和有关群体代表、有关部门、人民团体、社会组织和有关专家等方面”的意见;专业性较强的法律草案,可以吸收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参与起草工作,或委托有关专家学者、教学科研单位和社会组织起草。

落实《深化财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必须突破现有屏障。如果预算管理的权力更多地从部门转向人大,那么预算就可能更多地体现公共利益而非部门利益;如果税收制定权能够尽可能上移,那么税负的总体稳定和税制的优化就更容易实现。当然,相关权力上移不意味着对地方财源的剥夺,调整央地财税关系的改革方向,已表明中央对地方收入稳定的重视。该上移的权力上移,该下放的权力下放,财税体制改革才能以较小的成本顺利推进。而改革成本可控的最好保证,是法治的与时俱进。预算法有哪些可修订之处,税收法定原则如何成为政府税收决策的主要依据,是当下最该研究的问题。以法治填写财税体制改革时间表,这项改革才能如期完成。(特约评论员 徐立凡)。

目前,其监控范围已涵盖税收征管、税务稽查、行政管理各领域,特别强化了对行政审批权、行政处罚裁量权等密切关系纳税人权益的税务事项的监控,利用RED系统对操作人员的违规操作即时予以提示、警告、拦截、锁定,实现了对廉政风险进行事前预警、事中控制以及事后追责的全程动态防控。RED系统于2010年底在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国税局上线,2011年8月在荔湾等6个区国税局试点,2012年3月在成功试点的基础上,面向广州国税系统推广,2013年在广东省国税局系统全面推广应用。

税收立法权应合理配置不宜给地方袁明圣认为,在讨论税收法定原则问题时,不得不涉及税收立法权的合理配置问题。具体包括两个方面:一是行政机关在税收立法中的权限问题。在国家立法机关专有税收立法权的前提下,行政机关只能享有有限的细则制定权及非终局性的解释适用权。有限的细则制定权指的是,从保护财产权这一公民最基本的宪法权利出发,国家的税收立法应尽可能详细、具体、完善,尤其是在纳税主体、纳税范围、税率等事项上,原则上行政机关不能享有或者享有过多的空间;而所谓非终局性的解释适用权,意味着行政机关可以而且法理上也应该享有税法的解释权,但这种解释权不应该是终局性的,它应该接受司法机关及立法机关的监督与控制。

水、土壤污染也是比较严重的。“全国人大一直在积极督办许多与环境有关的议案建议,并针对代表们提出的一些问题进行执法检查、调研,把人大代表的意见推动转化为政府决策。”“另一项重要工作是修改环境保护法。去年已经进行了第二次和第三次审议,但是没有交付表决,准备今年再次进行审议。”傅莹表示,土壤污染防治法已纳入全国人大立法规划。今年还将启动对大气污染防治法的执法检查,并在此基础上考虑进行修订,为治理雾霾提供法律保障。监督执法检查、专题询问、民意调查三管齐下采取问卷调查、网上征求意见等新举措会上,有记者对人大监督工作给予了关注。

”贾康说,未来完善房地产税,除了推进个人住房房产税试点,还应下调过高的住房用地税负,简并流转交易环节税费,重点发展保有环节房地产税,并对投机性住房实行高度超额累进税率。这一观点也印证了财政部部长楼继伟近期对外披露的关于房地产税改革的思路,即改革总体方向是减少房产建设和交易环节税费,增加保有环节税收,配套推进清费立税。“按照这一改革方向,我们需要先建立相关的配套系统:一是不动产登记制度,政府要先掌握每个人有多少套房子,才能在保有环节征税;其次是制定并颁布资产评估法,建立专业的房产价格评估体系,对房产的价值进行确认;此外,还应有科学完善的救济制度,对房产相关的纠纷进行专业的处理。”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财税法学研究会会长刘剑文如是说。(记者韩洁、徐硙、余晓洁)。

改革开放初期,考虑到税收制度的建立、完善面临的错综复杂的情况,同时缺少相关经验,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遵循税收法定原则,依据宪法第八十九条关于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可以授予国务院其他职权的规定,于1984年出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授权国务院改革工商税制发布有关税收条例草案试行的决定》(已于2009年6月废止),授权国务院在实施国营企业利改税和改革工商税制的过程中,拟定有关税收条例,以草案形式发布试行;1985年出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授权国务院在经济体制改革和对外开放方面可以制定暂行的规定或者条例的决定》,授权国务院对于有关经济体制改革和对外开放方面的问题,包括税收方面的问题,必要时可以根据宪法,在同有关法律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的有关决定的基本原则不相抵触的前提下,制定暂行的规定或者条例。

樊林波 男女 荣盛强

上一篇: 男子网售“伪基站”设备 潜逃数千里仍被抓

下一篇: 浙江新昌6名官员因“问题胶囊”事件被立案侦查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独树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3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