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国税布局“科技防腐” 三年筑牢廉政防火墙


 发布时间:2020-10-01 20:51:54

有税必征、依率计税,是税法的基本要义。无论是税收的开征,还是退税减免,都必须按照法律规定,遵循一定的法律程序办理。即使一些地方政府实行“先征后返”或以奖金列返税收,也改变不了违法的事实。公共财政是一种法制财政,其公共性是由法制保障的。各项公共支出应严格按照预算法及其他相关财政法规

不久前,政府部门上调了汽油和柴油等成品油的消费税,间接导致汽油、柴油价格上涨。董小姐算了账,每个月又要多出几十块钱油费了。虽然财政部有关负责人解释,消费税针对部分高耗能、高污染的消费品征收,但“真金白银”脱手而去,让董小姐心疼。什么时候才能把征税、增税纳入法律程序,真正实现税收法定、依法治国呢?(是不是你也这么认为?)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发言人傅莹在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这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要审议的立法法修正案草案当中,就对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税收专属作了更加明确的规定,税收基本制度的内容包括税种的开征、停征和税收征收管理等。

就像是小区居民缴纳物业费、物业提供服务,一切都应该以合同作为参照,物业不能违反合同擅自增加收费额度以及项目。同样的道理往大里说,“税收法定”就是在明确公民和政府之间的责权利。按照税收法定原则,如果没有相应法律作前提,政府不能征税,公民也没有纳税的义务。显然,征税立法权回归人大,是将权力关进笼子的需要,是“法治中国”的必经步骤。正如一些地区的税务局、财政局干部对新华社记者所说的那样,增值税、土地使用税、营业税等15个税种游离在人大立法之外,就导致了人为干预空间的存在,比如某项税率3%,有领导一开口结果就征收了5%。

应该承认,税收法定原则的落实程度待提升,具有历史原因。正如今年全国两会的记者会上,财政部长楼继伟在回答媒体关于“18种税仅3种立法”的问题时说,这种方式有它的弊端,也有它的好处。好处是我们比较快地建立起税制,但是也有弊端,带来一些税收的随意性。这体现于当前的一些税收开征,在征税项目与税率上都往往引发民众质疑。最新的例子是,成品油消费税税率在最近两个星期以内连续上调,引发不小质疑。必须明确的是,确立严格的税收法定原则是建立法治政府的题中之义。

记者从市地税稽查局获悉,今年上半年,该局共查处涉税违法案件718起,其中百万元至千万元涉税案件11起,累计查补入库各类税款1.2亿元,查补入库率达100%。今年以来,该局在全市广泛开展税法宣传、积极做好稽查服务工作的同时,突出重点行业和重点企业的税收专项检查和专项整治。先后对全市房地产及建筑安装、股权转让的单位和个人、典当公司等;“高污染、高能耗”及产能过剩企业、旅游业、三年以上未实施稽查的重点税源企业等,开展区域税收专项整治。同时,会同公安部门,加大对制售假发票“卖方市场”的打击力度,有效维护了省会税收秩序。在稽查工作中,该局努力降低稽查成本,积极依托科技手段,不断搜集掌握涉税违法案件检举信息、征管信息、协查数据和第三方信息等案源信息,认真分析比对,力求选准每一个稽查案源,选案准确率达99.72%。(首席记者 靳晓磊 通讯员 章超英)。

在4月中下旬,美国总统奥巴马曾呼吁削减大型传统能源企业年均40亿美元的税收优惠,但本次议案中建议的削减规模仅为20亿美元。对此,美国媒体指出,民主党的这一妥协姿态表明其希望相关议案尽快获得通过的急切愿望,因为一旦相关探讨拖延太久,更多为明年大选着想的共和党议员可能会以更坚决的态度反对议案,并最终导致该计划“流产”。就在民主党议员提出削减议案的当日,埃克森美孚官方网站上就发表声明称,该公司“一直在交税,而且数额很大”。此外,埃克森美孚首席执行官(CEO)雷克斯•蒂勒森、雪佛龙CEO约翰•沃特森和康菲石油公司CEO吉姆•穆尔瓦将于今日飞赴华盛顿,就有关税收优惠问题接受参议员们的问询。(高健)。

当前,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利润至少50%以上涉及国际交易,跨国资本流动日益便利,加之“避税天堂”等低税率、零税率“洼地”的存在,使得不少跨国公司通过跨境转移利润等手段逃避纳税,国际社会必须携手改革现有国际税收规则体系。G20确定的改革原则是,利润在经济活动发生地和价值创造地征税。一些业内人士也指出,中国是“世界工厂”,创造着世界的价值;同时中国也是世界市场,实现着世界的价值。G20税收共识总体上对中国等实体经济活动丰富的国家有利,对避税地和低税国家不利。

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新闻发布会上,大会新闻发言人傅莹介绍,总的目标是要在2020年之前,全面落实税收法定原则。事实上,立法体制中谈全国人大主导权的问题,主要体现为它的专属立法的范围究竟有多大。在现行的立法法中,税收与财政、金融等被列为同一事项,不属于人大专属立法的领域,将税收“淹没”在众多的一般事项中,未能充分体现出税收应有的特殊地位和作用。立法法修正案草案将“税收”的专属立法权单列,并规定“税种的开征、停征和税收征收管理的基本制度”只能制定法律。

虽然立法法中已经明确,“基本经济制度以及财政、税收、海关、金融和外贸的基本制度”只能制定法律,且“制定法律是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的特权”。然而,该法也同时规定,人大及其常委会可以将一些税收立法权授权给国务院。这正是当下不少税收仅是依据国务院“规定”与“暂行条例”予以征收的重要原因。对应于此,对于立法法中的相关规定进行修正,实乃落实税收法定原则的必要之为。必须承认,税收法定原则的落实程度待提升,具有历史原因。正如今年全国两会的记者会上,财政部长楼继伟在回答媒体关于“18种税仅3种立法”的问题时所说,这种方式有它的弊端,也有它的好处。

须守 叶启 义女

上一篇: 三男子结伙行窃 盗天然气管道300余米被刑拘

下一篇: 公园里建设咖啡厅的社会意义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独树普法网 版权所有 0.32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