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成立看守所法律援助工作站


 发布时间:2021-05-18 00:34:40

1月18日上午,在浙江省十二届人大二次会议上,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齐奇、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陈云龙分别作了工作报告。引人关注的是,两院报告中,都提到了“两张叔侄强奸案”和“萧山五青年抢劫杀人案”两起冤错案件,并用专门的章节,反思了如何纠正和防止冤假错案。省高院针对冤错案件的特点和教训

有位上级看守所所长因渎职罪曾被关押在这里,他当过领头羊,曾是湖北省监管战线上的一面旗帜,以前天天管制下属、制服犯人,如今自己倒成了被管教对象。他写了一封“绝命书”,充满对自身的厌弃和绝望,几次出现自杀行为。作为长者,许松以自己的阅历帮他分析问题,深入思想找出问题所在,然后寻找解决办法。这样的“引入式”心理辅导,一次次为犯人解开了心理枷锁。每逢中秋节、春节,时有几个犯人狂躁起来,语气酸溜:“今天过节,你们舒服啊!”许松笑着:“你们过节不能回家,我也和你们一样,我们一起生活。

“很多的‘涉艾’在押人员都得不到家属的关怀,朋友的关心,又要承受病症的恐惧,甚至会对社会产生绝望和仇视的心态,所以对他们的心理疏导尤为重要,像对常人一样对待,给他们信心,帮助他们生活。”贝蒂(化名)是杭州看守所在押的一名乌干达籍“涉艾”人员,今年6月,她因涉嫌藏毒被杭州市警方逮捕。她告诉记者,在看守所的几个月她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同时,她也鼓励身边的病友要鼓起勇气好好生活。贝蒂说,在乌干达,她的生活和普通人没有两样,她是四个健康孩子的母亲,一所学校的教师,她还会常常去医院做义工,宣传预防艾滋病的知识。“得了艾滋病并不意味着世界末日,不意味着你明天就回死亡,更不要认为自己和常人不一样,而应该更好地生活。”贝蒂所说,也是看守所的民警们想说的,在慰问过程中,一名年仅21岁的艾滋病在押人员突然问葛寅,治疗艾滋病有特效药吗?现场突然一愣,只是听到葛寅拍拍他的肩膀,“会有的,你们都会被治好的,你和我都可以有一样的生活。”(完)。

另外,他们的警服在戒备森严的看守所是如何获取的,这也是焦点问题之一。3重刑犯的手铐脚镣如何打开3名逃犯都属重刑犯,王大民涉嫌故意伤害致死未判决;高玉伦犯故意杀人罪已判死刑,正在复核期间;李海伟涉嫌故意杀人,尚未判决。看守所条例规定,看守所实行24小时值班制度;对已被判处死刑、尚未执行的犯人,必须加戴械具。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赵兴祥介绍,戴手铐、脚镣增加了脱逃的难度。一个监舍中一般关押若干人员,重刑犯脱逃,需要打开手铐、脚镣,这一过程,会有人知道。

《看守所条例实施办法》把生产劳动视为“促进人犯的思想改造”的手段,本身也违《刑事诉讼法》的无罪推定原则。另外,《看守所条例》虽然规定有“劳动收入”,但在押人员也无权支配收入,实际所得也是象征性的,远远低于市场劳动力价格。天律宗岳律师事务所律师马卫表示,禁止强迫劳动已经在立法界逐渐形成共识。2012年4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拘留所条例》第二十一条明确规定:“拘留所不得强迫被拘留人从事生产劳动”。看守所的在押人员都是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更不适合强迫劳动。

据了解,张某2005年因盗窃电脑被怀化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2011年9月因盗窃价值32.4万元的电脑和手机被湘潭市雨湖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后因体内有三根缝衣针被监外执行。2013年7月7日,在将张某送往看守所羁押前的体检中,发现肚内依然有三根缝衣针,不符合收押条件。据张某交代,为逃避打击处理,2010年12月,在广州佛山抢劫作案被抓获后吞服了三根缝衣针,这三根缝衣针在体内已有两年多时间,因对其生活没有影响,一直采取放任态度,没有治疗。经过对犯罪嫌疑人张某进行CT三维扫描等详细体检后,发现体内的三根缝衣针并非吞食,而是被植入腹壁。经过手术,张某体内的三根缝衣针被成功取出。警方将他送至湘潭市看守所羁押。(记者 朱炎皇)。

女乔麦二 刘光峰 刘白羽

上一篇: 落马官员悲叹:动了贪念 垃圾池也能“淹”死人

下一篇: 2019年湖南省普法考试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独树普法网 版权所有 0.09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