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援助”进驻重庆看守所 帮助在押人员维权


 发布时间:2021-05-06 20:48:00

为落实新刑诉法有关“看守所48小时内安排律师会见”的规定,北京市监管系统在全国率先成立律师接待科,推进律师会见。从2013年至今,全市监管系统办理律师会见已达11万余人次,同比增长43.2%。监管总队率先增设律师接待科2013年1月1日,我国新《刑事诉讼法》实施,明确规定:“犯罪

2012年《刑事诉讼法》修改,建立起严禁刑讯逼供机制,这些内容在《看守所条例》中都是空白。公安部正在起草的“看守所法”,将对此进行修正,“躲猫猫”、“喝水死”等引发公众质疑的事件或将终结。刑讯逼供所得结果取决于犯罪嫌疑人之意志是否够坚强、骨头是否够硬,而非真实罪行之大小。假如无辜者的意志不够坚强、骨头不够硬,而真凶反之,刑讯逼供完全可能导致意大利法学家贝卡利亚所说的那种局面:“无辜者处于比罪犯更坏的境地”。

这手段跟以前在看守所门口“撒网式”诈骗形式有很大区别。受害人应该在发现自己被骗后,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记者对话“神通律师”,他说:“给我六万元就能把人‘保’出来”采访中,马某的弟弟告诉记者,半个月前,他们再次来到市看守所时,发现门口贴着一张广告,“广告上写着可以帮人取保,跟‘江律师’一伙人所说的方法很相似,我记下了手机号码,号码后面的备注是‘张律师’。”“张律师”到底是怎样的“能人”呢?昨天上午10时,记者借家人因涉嫌盗窃罪被关在看守所为名,拨通了“张律师”的电话。

“李海伟入狱的事发生在几个月前,他在宾馆砍了人”,“前妻跟在同一宾馆站吧台的男子关系较好,他怀疑两人搞对象。”他在宾馆砍了该男子,“肠子都冒出来了,不过人没死。”“喜欢喝酒”、“犯过事”三个“逃犯”中,高玉伦年龄最大,50岁,个最高,身高1.82米。警方通缉信息显示,高玉伦户籍所在地延寿县延河镇万宝村。万宝村一位村干部对新京报记者介绍,高玉伦此前一直在家务农,妻子几年前喝农药自杀,一个儿子已结婚生子。这位村干部说,高玉伦以前“犯过事”、“喜欢喝酒”。

在日常审理中,法官也遇到过被告人因为太热,要求脱号服受审的请求,这也是审判实践中允许的。那为何仍有许多穿号服上庭的情况?朝阳法院刑一庭副庭长吴小军坦言,“最短的案子十几分钟审完,上庭换便装,回羁押车换回号服,时间不允许,安全也存在隐患。”■ 各地情况多省法院未对剃光头穿号服做规定昨日,河北、湖南、浙江、福建、安徽等省高级人民法院均表示,目前未对嫌疑人剃光头穿号服方面做过相关要求。浙江省高院相关负责人称,犯罪嫌疑人是否穿号服、剃光头由公安部门负责,法院未做过特殊规定,“不是我们想做什么规定就能做的,需要和公安联合起来。

”施国和说,看守所的说法让家属无法接受,“人是在看守所内昏迷的,看守所怎么会没有责任?我们要的是真相和依法赔偿,并不是申请困难补助。如果是从民政部门领取困难补助,为何要向看守所写申请?”昨日,记者再次联系上南京市看守所祁指导员,就该所为何要施美香家属申请困难补助一事,他回复记者说,补偿并不是家属所说的那种性质,因目前与家属一方未达成一致意见,此事不便多说,“但我们会与家属保持良好沟通。”“对施美香死亡一事,我们已展开全面调查。”南京市监管支队张警官表示,目前,该市检察院也已介入调查此事。(市场星报 张火旺 陈明)。

渠敬东 巾华 葛仙

上一篇: 偏僻树林藏赌窝设5个放风点 赌徒慕名前来豪车云集

下一篇: 古法制近视无需手术吃药恢复视力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独树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8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