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风廉政建设 小金库问题 整改


 发布时间:2020-11-24 16:41:29

村支书、村主任、村会计合谋,虚构拆迁协议,骗取拆迁款。他们将1520万元巨额迁坟费转移到村账上,随意提取,俨然当成了自家取款机。经江苏省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近日,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以受贿罪、侵占罪等罪名判处被告人刘振东有期徒刑十年,没收财产55万元;判处被告人张

如某房屋动迁公司原总经理丰某对动拆迁资金疏于管理,收受贿赂20余万元,同意将1.7亿元资金挪作他用,致使公司被骗1.68亿元,至案发尚有1亿元未能收回,最终被法院以受贿罪和国有公司人员失职罪数罪并罚。特点二 窝案串案居多典型案例:有的单位一旦高层领导出现问题,会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往往会导致集体腐败。如某集团公司原董事长焦某贪污147.6万元、受贿200万余元;该公司下属的某房地产有限公司原总经理李某贪污334.6万余元;该公司下属的某计算机系统集成有限公司原总经理胡某、原商务部经理朱某、原财务部经理舒某挪用公款470万元,胡某还贪污30万元。

小金库的来源有多种途径,但总的来说是因为权力背后的“含金量”较高。所以,要对权力进行监督,完善财政制度,减少漏洞或不科学之处,加大惩处力度,使建立“小金库”得不偿失。一旦发现“小金库”,对建立者进行严惩,对揭发者给予奖励。对建立“小金库”的惩罚要以5倍、10倍来罚,再以总数的百分之二三十奖励举报人,以达到巨大的威慑力,使之不敢以身试法从整治“小金库”的长效机制上来看,第一步要在财政收入中加大给各个单位留存的比重,使后者有能自主使用的经费。

“‘小金库’问题属于财经违规,但一查,却牵出戴加诺涉嫌刑事犯罪的证据。”承办人介绍,戴加诺在职期间,伙同公司其他人员通过卖报废车辆零部件、出租土地、伪造报废回收证明等,获得了一些不能入账的不合法收益,他们便设立“小金库”,用于员工福利、购买家具和日常报销事项。“小金库”被发现时,内有资金345万元。按照公司规定,每次动用“小金库”的钱,都是需要有戴加诺和会计刘某两人的签字。检方在调查时发现,2011年初,戴加诺要出纳从“小金库”提现25万元,因没有会计刘某签字,被告知“手续不合规”。

■ 追访被告人举证想“洗白”贪污款案发前,戴加诺是回收公司的经理,柴凤敏是华鑫公司的负责人,两公司属同一上级。承办此案的检察官崔磊介绍,为了锁定51.4万元贪污赃款,检方与两名被告人进行了多次“交手”。开始,柴凤敏称上个世纪90年代,他们投资3万元股票,后来股票获利50余万元。“上个世纪90年代,两个国有公司人员,不吃不喝也挣不了这么多。”崔磊说,检方调出了当时二被告人的工资,从每月几十块涨到上百块,全部加到一起,到“投资股票那一年,才几千块”。柴凤敏又说,钱是当时受贿得来的。检方找到“行贿人”,对方直截了当说“根本没这事”。柴凤敏又说,钱是跟朋友借的。而她说的朋友,早已移民国外。检方通过该朋友的家人发越洋邮件,“朋友”回应也是“根本没这事”。崔磊介绍,检方用了40天,即将此案侦破,其间,柴凤敏找了多种借口,“解释”贪污的赃款,但始终不能自圆其说。(记者刘洋)。

2009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入开展“小金库”治理工作的意见》,中央纪委、监察部、财政部、审计署出台了《关于在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开展“小金库”专项治理工作的实施办法》,明确提出,私设“小金库”的,要对主要领导、分管领导和直接责任人严肃处理。这次审计发现,仍有一些部门单位顶风而上,通过隐瞒收入、虚列支出、转移资金等方式私设“小金库”。主要有四类问题:违规收费设立“小金库”;用资产处置、出租收入设立“小金库”;经营收入未纳入规定账簿核算设立“小金库”;虚列支出转出资金设立“小金库”。

负责村集体账务的张节美更是将狡辩的本领发挥到极致,说自己平时的记账非常混乱,账本根本就不知道放在何处。办案人员甚至在凌晨三四点去张节美临时“想起来”的地方搜寻记账凭证,却一无所获。最终,从张节美的女儿处拿到了其事先封存好、装了三个大纸箱的记账凭证,记账凭证拿到手,巨额“小金库”的使用终于真相大白。面对这些私设的“小金库”,他们的心态就是“不用白不用”。刘振东和张节美数次去邱兵的办公室,秘密“碰头”商议,后来刘振东拿了100万元,张节美拿了50万元,邱兵觉得“拿现金不太好”,收了刘振东用钱购买的25万元购物卡。

据7月31日《人民日报》报道,根据党中央要求,经国务院批准,财政部、审计署近日发出通知,决定从今年8月份起,在全国深入开展贯彻执行中央八项规定严肃财经纪律和“小金库”专项治理工作。中央三令五申,但小金库问题始终积弊甚深,主要的症结在于,小金库往往被视作是违反财经纪律的违纪问题,对设立“小金库”和使用“小金库”款项违纪行为,通常以违反《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来查处,而始终没有上升到法律的高度。凡被查出有小金库等违纪违法行为,最多追究一下领导责任,而更多的还仅是停留在“自查自纠,清理一下”的层面,使得治理“失之于宽、失之于软”,没有起到十足的震慑作用。

肇旭 刘耀全 王礼仁

上一篇: 新的社会阶层人士基地建设经验

下一篇: 非公有制经济人士支持党建工作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独树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1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