宪法 尊重和保障人权 哪一年


 发布时间:2020-09-28 01:41:39

法治建设的每一项重大进步几乎都与人权保障制度的完善相关。劳动教养制度废止,使得立法法所规定的只有通过法律才能规定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的原则得以落实,任何约束人身自由的措施都必须走司法程序。尊重和保障人权是赢得司法信任的先决条件。司法的目的价值必须要始终以人的需要为指向。司

尊重和保障人权从政治认同向司法实践转变,体现了价值追求与制度机制的有机统一,是中国人权实践的突破性发展。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就“完善人权司法保障制度”提出改革要求,包括进一步规范查封、扣押、冻结、处理涉案财物的司法程序,健全错案防止、纠正、责任追究机制,逐步减少适用死刑罪名,废止劳动教养制度,健全国家司法救助制度,完善律师执业权利保障机制和违法违规惩戒制度等内容。

有人说这只是个口号,是个宣言,甚至有人说这只是一个空洞的纲领。我不这么看。记者:您怎么看?樊崇义:就刑诉法本身的概念和内涵来讲,它是限制和规范公权力一部法律,同时它也是保障民生,保障公民基本权利的一个法律。刑诉法之所以有“小宪法”的称谓,正是由于这是一部贯彻落实宪法的保权法。把“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这部法律,它既成为刑事诉讼的指导原则,也成为刑事诉讼的最基本任务,还意味着这一原则要贯彻到刑事诉讼的每一个阶段,体现在每一个环节。

进一步凸显了司法制度对宪法原则更有力的捍卫,有利于司法机关在刑事诉讼程序中更好地遵循和贯彻有关宪法原则。对办案执法有更高要求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主任胡云腾觉得,刑事诉讼法“更像‘人权法’”。他告诉记者,“尊重和保障人权”是贯穿刑诉法始终的一条主线。将其明确作为刑事诉讼活动必须遵循的一项基本原则,司法机关就有了全面理解刑诉法的灵魂和标准。这种看法得到了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改革办公室主任张智辉的认同。“这一原则明确写入刑诉法,更加有利于检察机关严格执法,以及在侦查直接受理的案件、批准或者决定逮捕、提起公诉、对刑事诉讼实行法律监督的统一正确实施过程中,全面贯彻落实这一重要原则。

要坚持平等保护的原则,通过规范法律标准等措施解决侵权赔偿案件中存在的“同案不同判”、“同命不同价”的问题,将保障人权的宪法原则充分体现到个案当中。要坚持宽严相济的刑事司法政策,充分体现刑罚的谦抑性和人道性。完善人权司法保障制度是通往公平正义的重要一步,但绝非是人权事业的终点。有学者指出:“权利保障机制的发达并不意味着侵权现象的消失,相反,任何发达的人权制度都不可能在事实上消灭侵权。”完善人权司法保障制度是改革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的重要内容,这也充分表明人权价值和人权制度并不归西方国家所独有,走出一条人权司法保障的中国道路是法治中国建设的重大使命。

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3月14日表决通过关于修改刑事诉讼法的决定。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将“尊重和保障人权”明确写入了总则。法律修改内容还涉及证据制度、强制措施、辩护制度、侦查措施、审判程序、执行程序等,并增加规定特别程序。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条款从225条增加到290条。刑事诉讼法是规范刑事诉讼活动的基本法律,被称为“小宪法”。如何在2013年1月1日实施前准确把握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精神实质,既有效打击犯罪,又依法保障人权,成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政法机关必须面对的问题。

司法水平随新法实施提升刑事程序法对于诉讼权利义务的保障,更需要体现在施行之中。如何让司法水平随着新法的实施迈上新台阶,成为司法机关的当务之急。李文胜告诉记者,在刑诉法修改过程中,公安机关已经开始了相关准备工作,教育民警牢固树立保障人权观念,同时通过一些硬件建设提高执法规范化水平,为保障人权创造条件,积极应对法律修改带来的新挑战。张智辉指出,检察机关将进一步规范执法行为,针对执法作风粗暴、违法扣押冻结款物等严重侵犯人身权利、财产权利的违法违纪行为,逐步形成解决问题的长效机制。同时,对于当事人、辩护人等因合法权益受到侵犯,提出申诉、控告的,检察机关应当认真受理。胡云腾表示,司法公正与尊重和保障人权是一致的。“只要我们切实做到司法审判的实体公正,贯彻好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尊重和保障人权必在其中。”张武林则表示,修改后的刑诉法进一步强化了司法行政部门的职能,今后将加大对新法的宣传力度,同时从实践层面积极保障辩护律师的执业权利,并且加强规范法律援助工作。(记者李娜)。

与现行刑事诉讼法相比,全国人大常委会两次审议的修正案在规范职权机关的权力、保障诉讼参与人权利方面做出了积极努力,如进一步从程序的角度遏制刑讯逼供、排除非法证据、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解决证人出庭难、细化逮捕条件、公诉案件中被告人有罪的举证责任由公诉机关承担等。但也有部分修改引起社会较大争议,如“不得强迫自证其罪”与“犯罪嫌疑人对侦查人员的提问应当如实回答”是否矛盾,“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规定是否变限制人身自由为剥夺人身自由,“案情重大、复杂,需要采取拘留、逮捕措施的,传唤、拘传持续的时间不得超过二十四小时”是否涉嫌变相容忍甚至支持长时间的审讯、侦查权进一步扩张等。

卫生局长 观影 副署

上一篇: 湖北一男子用行窃赃款扮“高富帅”混迹夜店

下一篇: 碰瓷团伙全国作案百起 同伴赴警局打探消息落网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独树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