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保障人权写入宪法的意义


 发布时间:2020-09-21 08:23:05

”张智辉解释说,刑诉法发展完善的过程,反映出国家对犯罪控制的程序规制越来越理性,对人权保障越来越重视。检察机关面临的挑战和任务,是如何更进一步实现二者动态平衡和理性协调。刑事诉讼活动能否实现尊重和保障人权的要求,最终要通过裁判来体现。“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刑事诉讼法后,人民法院公正

从今天起,本版推出“新刑事诉讼法看点”系列报道,从司法实践的层面解读这部法律。3月14日上午,有“小宪法”之称的刑事诉讼法完成了16年后的再次大修。“尊重和保障人权”赫然写入总则,成为公众眼中此次修法的最大亮点。这是宪法有规定以来,我国部门法第一次有了明确保障人权的规定。“水到渠成”、“来之不易”……多位来自司法实务界的权威人士今天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几个字写入刑诉法,不仅有宣示性,也有指导性意义。

综合两次送交人大常委会审议的修正案的进步与引发的各界争议,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中国法学会刑事诉讼法研究会副会长王敏远认为,对审议取得的进步应当予以积极肯定,但仍存在需要进一步修改完善的问题。他期待在“两会”期间审议刑事诉讼法修正案时能有更大突破。王敏远表示,作为一部与诉讼参与人的生命权、健康权、人身自由权等实体权利和辩护权等程序权利息息相关的程序法,刑事诉讼法的修改应更加突出尊重和保障人权。例如,对被拘留的人因“有碍侦查”而可以不通知其家属的,应规定严格的时间限制,以避免发生其家属在拘留后几天都不知情的“秘密拘留”;对采取技术侦查措施的规定,不应止步于“经过严格的审批手续”,应对此确定符合刑事诉讼规范要求的审批程序;对追究辩护律师“伪证罪”的,则应在程序上设置更加严格的限制条件,以避免错误追究等。中国社科院法学所所长李林指出,今后修法应更加注重“民主为主、兼顾效率”,过度注重效率会影响到社会群体对法律修改不同意见的表达,如果有些意见在立法修法阶段得不到反映,其潜在矛盾迟早会在法律执行阶段得到体现。他呼吁法律酝酿与修改期间出现更多利益博弈,倾听更多民意,促进公平公正。(完)。

特别是将“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刑事诉讼法,有利于公安机关在刑事诉讼活动中更好地遵循和贯彻这一原则。多措并举规范执法保障人权“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刑诉法,作为承担重要侦查职能的公安机关,如何有效落实该精神是民众普遍关注的问题。这位负责人说,近年来,全国公安机关紧跟国家民主法制建设发展主线,始终坚持保障人权与打击犯罪并重,大力开展执法规范化建设,多措并举规范执法、保障人权。比如,为规范执法程序,细化执法标准,公安部制定了《公安机关执法细则》,对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的具体环节和有关操作步骤作出全面规定。

中新网3月4日电 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今日举行新闻发布会,大会发言人李肇星表示,考虑到刑事诉讼制度关系公民的人身自由等基本权利,修正案草案将“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刑事诉讼法总则第2条,同时草案在多项具体规定中都注意体现这一原则。李肇星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3条规定,“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现行的刑事诉讼法是1979年五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通过的,1996年对刑事诉讼法的修改是八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通过的,这次刑事诉讼法修改面比较大,修改补充的条文比较多,并增加了新的编、章、节,是我国刑事诉讼制度的重要改革和完善。

□对话司法机关更加注重保护群众权利记者:您过去曾经提到过,您是在读高中时成为中国共产党党员的。樊崇义:是的,那是1958年,我在读高中。到今天,我的党龄超过半个世纪啦(笑)。以我的党龄对党发展历程的见证,特别是看到国家在法治的道路上一步步前进,我相信没有党的领导,没有一个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我们国家不会有今天,我们的法治也不会有今天。记者:您如何评价中国司法制度在今天取得的成果?樊崇义:我觉得近十年来,中国司法制度的改革与进步成果显著,有目共睹,举世瞩目。

全程参与这次修法的陈卫东说:“继2004年宪法修订时将‘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根本法之后,刑事诉讼法在部门法中首次写入这一原则,这是此次修法的最大亮点,体现了法律对公民人格、尊严的呵护,是国家文明进步的标志。”在陈卫东看来,写入刑事诉讼法的“尊重和保障人权”并不是一句口号,其背后有一系列原则、制度和程序保障。针对司法实践中长期受到诟病的刑讯逼供、重口供轻物证等问题,新刑事诉讼法明确了“不得强迫任何人自认其罪”和“非法证据排除”等原则,陈卫东说:“这意味着公安、检察机关通过对犯罪嫌疑人施加精神和肉体上的痛苦等违反法律程序获取的证据将不被法庭认可,即使这些证据是真实的,这是对犯罪嫌疑人人身和诉讼权利的有效保障。

与现行刑事诉讼法相比,全国人大常委会两次审议的修正案在规范职权机关的权力、保障诉讼参与人权利方面做出了积极努力,如进一步从程序的角度遏制刑讯逼供、排除非法证据、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解决证人出庭难、细化逮捕条件、公诉案件中被告人有罪的举证责任由公诉机关承担等。但也有部分修改引起社会较大争议,如“不得强迫自证其罪”与“犯罪嫌疑人对侦查人员的提问应当如实回答”是否矛盾,“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规定是否变限制人身自由为剥夺人身自由,“案情重大、复杂,需要采取拘留、逮捕措施的,传唤、拘传持续的时间不得超过二十四小时”是否涉嫌变相容忍甚至支持长时间的审讯、侦查权进一步扩张等。

“法律援助范围也明显扩大。”张武林指出,按照新刑诉讼法的规定,今后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也可以享受到法律援助。既打击犯罪又保障人权在社会治安形势更加复杂的背景下,如何既“尊重和保障人权”又“打击犯罪”?李文胜直言,公安机关既承担着打击犯罪的职责和任务,也肩负着尊重和保障人权的使命。两者是有机统一的关系,不能对立起来。“犯罪控制与人权保障的平衡,是动态渐进发展的。

孟建柱强调,第五次全国刑事审判工作会议以来,全国法院认真贯彻落实宽严相济刑事政策,依法惩治犯罪,尊重和保障人权,不断推进刑事司法改革,大力加强刑事审判队伍建设,提高了刑事审判工作水平,为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和谐稳定、促进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提供了有力司法保障。孟建柱指出,面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新要求和人民群众的新期待,各级人民法院要紧紧围绕建设法治中国、平安中国的目标,坚持以社会主义法治理念为指导,以司法为民、公正司法为主线,牢固树立科学的刑事司法理念,严格贯彻刑法和刑事诉讼法,坚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坚持罪刑法定和罪责刑相适应,坚持证据裁判和程序正义,做到不纵不枉,努力实现惩罚犯罪与保护人民和保障人权相统一。

复兴区 德川 剧肓

上一篇: 郑州校园文化建设设计公司

下一篇: 交通局谁执法谁普法实施意见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独树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0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