宪法确定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原则


 发布时间:2021-01-21 04:37:44

完善人权司法保障制度是法治中国建设的题中之义。司法权虽然是一种被动解决纠纷的消极权力,但是,司法在价值和态度的表达上却不是消极的。司法宣示和彰显了人权保障的价值,明确了侵犯人权的法律后果,为人权保障提供了司法救济渠道,是实现公平正义的最后防线。人权是法治的试金石。司法是人权实践的

二是要牢固树立法治观念,领导立法,带头守法,保证执法,确保党的执政活动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进行,不断推进国家社会政治生活法制化。依法执政,既要求党依据宪法法律治国理政,也要求党依据党内法规管党治党。依法执政的基础是提高党执政的法律意识和法治观念,实质是坚持宪法和法律至上,依照宪法和法律来规范、完善党的领导方式、领导体制和领导活动。宪法和法律是在党的领导下制定的,是党的主张和人民的意志相统一的体现,是党执政兴国的法治保障。

有人说这只是个口号,是个宣言,甚至有人说这只是一个空洞的纲领。我不这么看。记者:您怎么看?樊崇义:就刑诉法本身的概念和内涵来讲,它是限制和规范公权力一部法律,同时它也是保障民生,保障公民基本权利的一个法律。刑诉法之所以有“小宪法”的称谓,正是由于这是一部贯彻落实宪法的保权法。把“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这部法律,它既成为刑事诉讼的指导原则,也成为刑事诉讼的最基本任务,还意味着这一原则要贯彻到刑事诉讼的每一个阶段,体现在每一个环节。

要坚持平等保护的原则,通过规范法律标准等措施解决侵权赔偿案件中存在的“同案不同判”、“同命不同价”的问题,将保障人权的宪法原则充分体现到个案当中。要坚持宽严相济的刑事司法政策,充分体现刑罚的谦抑性和人道性。完善人权司法保障制度是通往公平正义的重要一步,但绝非是人权事业的终点。有学者指出:“权利保障机制的发达并不意味着侵权现象的消失,相反,任何发达的人权制度都不可能在事实上消灭侵权。”完善人权司法保障制度是改革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的重要内容,这也充分表明人权价值和人权制度并不归西方国家所独有,走出一条人权司法保障的中国道路是法治中国建设的重大使命。

其次,尊重和保障人权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建设和改革事业的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是党领导革命和执政兴国的重要政策主张。中国共产党是中国人民解放事业、中华民族复兴事业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也是中国人权事业的领导核心。尊重和保障人权是由我们党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使命所决定的一项基本立场。在人民民主革命的各个时期,人权始终是中国共产党高举的一面旗帜。在抗日战争中,我们党号召全国人民“为人权自由而战”,“为民族独立、民权自由和民生幸福这三大目标而奋斗”,并领导人民在各抗日根据地建立民主政府,制定民主的施政纲领,颁布实施了一系列专门的人权保障条例。

综合两次送交人大常委会审议的修正案的进步与引发的各界争议,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中国法学会刑事诉讼法研究会副会长王敏远认为,对审议取得的进步应当予以积极肯定,但仍存在需要进一步修改完善的问题。他期待在“两会”期间审议刑事诉讼法修正案时能有更大突破。王敏远表示,作为一部与诉讼参与人的生命权、健康权、人身自由权等实体权利和辩护权等程序权利息息相关的程序法,刑事诉讼法的修改应更加突出尊重和保障人权。例如,对被拘留的人因“有碍侦查”而可以不通知其家属的,应规定严格的时间限制,以避免发生其家属在拘留后几天都不知情的“秘密拘留”;对采取技术侦查措施的规定,不应止步于“经过严格的审批手续”,应对此确定符合刑事诉讼规范要求的审批程序;对追究辩护律师“伪证罪”的,则应在程序上设置更加严格的限制条件,以避免错误追究等。中国社科院法学所所长李林指出,今后修法应更加注重“民主为主、兼顾效率”,过度注重效率会影响到社会群体对法律修改不同意见的表达,如果有些意见在立法修法阶段得不到反映,其潜在矛盾迟早会在法律执行阶段得到体现。他呼吁法律酝酿与修改期间出现更多利益博弈,倾听更多民意,促进公平公正。(完)。

具体制度保障原则实现与2004年“尊重和保障人权”载入宪法时不同,这一次公众关注的焦点已不再是原则的文本宣示,而是实现这一原则的具体制度设计。“‘尊重和保障人权’不仅仅是个宣示式的表述,它有着十分具体的内容,在证据制度、强制措施、辩护制度、侦查措施、审判程序、执行规定、特别程序等诸多方面,均体现了这一原则。”张智辉说。李文胜的感受是,通过修订,侦查权得到进一步规范,强制措施的适用条件、时限更加明确,程序更加完善;同时,对侦查权的监督制约也进一步加强,对公民权利的保护也更加充分。

与现行刑事诉讼法相比,全国人大常委会两次审议的修正案在规范职权机关的权力、保障诉讼参与人权利方面做出了积极努力,如进一步从程序的角度遏制刑讯逼供、排除非法证据、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解决证人出庭难、细化逮捕条件、公诉案件中被告人有罪的举证责任由公诉机关承担等。但也有部分修改引起社会较大争议,如“不得强迫自证其罪”与“犯罪嫌疑人对侦查人员的提问应当如实回答”是否矛盾,“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规定是否变限制人身自由为剥夺人身自由,“案情重大、复杂,需要采取拘留、逮捕措施的,传唤、拘传持续的时间不得超过二十四小时”是否涉嫌变相容忍甚至支持长时间的审讯、侦查权进一步扩张等。

1979年,中国走向健全法制,结束了12年不公待遇的彭真主持立法工作,三个月时间内全国人大颁布了7部重要法律,刑事诉讼法就是其中一部。1996年八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修正了该法。去年8月和12月,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两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该修正案从完善证据制度、强制措施制度、辩护制度以及侦查、起诉和审判程序等方面,对现行刑事诉讼法做了大量修改完善。据悉这次提交审议的草案已涉现有225条款的过半条文修改。2004年中国修宪时已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了宪法,料此次修订也将顺此将这一精神也写入新刑诉法草案。

同侪 桐谷玲 陆绍福

上一篇: 关于自首 立功的法律规定

下一篇: 健力宝原董事长造假立功减刑失踪 曾称有特异功能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独树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7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