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建进工地示范牌2018


 发布时间:2021-04-14 00:09:23

“太感谢你们了,没有你们,我们的工资说啥也要不回来!”8月3日夜,32名到河南温县务工的安徽籍农民工喜笑颜开,因为在温县公安局治安大队民警的帮助下,他们拿回了被拖欠了近两个月的22万元“血汗钱”。经了解,32名安徽籍农民工于2013年3月份来到温县某工地务工,6月上旬该工程已经结

记者昨日在工地看到,东广场依旧处于围蔽状态。马路把工地分成了好几个方块:公园一侧有一大半的地方被围起来,其中,大约1/3的区域是工地,2/3的区域是建有活动板房的办公区和生活区。记者于中午时分走入生活区,里面安静而开阔,板房之间隔着上百平方米的空地,摆放着乒乓球桌,停着小汽车;而在马路另一侧的广州解放纪念碑被铁皮围了一圈,10多名施工人员正在操控着各种机器,挖掘工程正在进行。记者查阅建筑工地文明施工检查标准发现,其中并没有提出禁止在在建工地中设置生活区,只是要求“生活区与作业区有明显的区域划分。”记者从市建委了解到,对于工地中是否禁止建设生活区,广州并无硬性规定。但广州市建委相关人士表示,在市中心等地块较小地段,提倡建设单位另找地方设置施工人员的生活区。相关施工单位表示,工程围蔽范围都是经过政府职能部门批准的,围蔽区内设生活区、办公区基本上不影响整体围蔽的范围大小。

从昨天开始,杭州市城管委市市政设施监管中心、执法支队直属大队及各区市政管理部门开展为期三天的全市重点在建工地违章排水执法大检查。检查首天,就查到了两家违章排水的工地。昨天下午,记者随市政工作人员来到江干区地铁4号线景芳站施工工地进行检查。工作人员打开了工地门口一个雨水检查井盖,用红白相间的测量杆探入井内,一测,这里的淤积物起码有80厘米深。随便一捞,就捞起了不少沙土。江干区市政所副所长张猛告诉记者,在建工地的工程污水排放要经过一个沉淀池,经过处理,达到标准后才能排放到雨水井中。

行骗 称开发商欠自己300万去年7月16日,夏某带着何女士前往售楼部缴纳定金,最后何女士和夏某一同签订了一份购房合同,并由何女士支付了5万余元的定金。夏某对王先生说,开发商欠自己300多万元,房款可以由自己一次性垫付。“然后说我们可以把全部房款的一半给他,剩下的钱两年内付清,不收利息。”何女士说,夏某之后声称手头紧,夫妻俩便给了他1.2万元应急,之后王先生又和夏某签订了一份住房转让协议。7月18日,夏某打电话给何女士说房款已经结算完毕,需要缴纳3万余元的税款,出于信任,何女士将钱直接给了夏某。

追回/ 4名参与者送回77件文物昨日上午,南充市文化广播影视体育局、市文物管理所、顺庆区文化旅游局、东南街道办事处等部门,前往事发工地,等待市民将私分物品归还。不一会儿,一位中年妇女拿着袋子走了过来,现场文物保护部门的工作人员小心地从她手中接过袋子,将里面的物品一件件摆在地上。其中,有一堆已经碎掉的青花瓷,以及部分布满淤泥的瓷器。经过证实,这些物品确为文物。据了解,这位上交物品的市民叫青小琼,是该工地上的一名煮饭工人。

鼓楼区蒙古营邮电公寓旁的邮政广场工地没日没夜地在施工,机器的轰鸣声扰得附近几百户居民无法休息,有些住户还感到房屋受损。他们多次投诉无果,昨天向本报反映此事。昨天中午1点左右,记者赶到福建邮电公寓前面的福建邮政广场工地了解情况。隔着大老远,记者就听到刺耳的打桩声。工地围墙上的文字显示,项目的施工单位是福建省泷澄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记者爬上一座居民楼的楼顶,往围墙包围的工地里看,只见四五台大型打桩机一齐开动,工人们忙着运材料。

抽取孙晨亮血样后经德州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鉴定,孙晨亮血液中乙醇含量为73.1mg/100ml。马建彤说,案件处置领导小组于11日下午与死者孙晨亮家人取得联系,12日下午,死者的父亲、妻子等多位亲人及村干部共7人赶到庆云,目前善后处理正在积极进行中。随后,案件处置领导小组又组织开发商、建筑商和农民工核对工资,其他42名民工已领取到工资,至16日已全部返乡。庆云县委、县政府还组织住建局、人社局等相关部门对全县各个建筑工地逐一进行排查,未发现其他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问题。

昨日,中建三局总承包公司在汉阳“月湖琴声”项目部成立“工友法律援助站”,这是我省首家企业自主成立的工地法律援助站。来自大悟县50岁的农民工李进激动地说:“我们农民工也有了私人律师!”“月湖琴声”项目部目前有来自省内外各地农民工500余人。该法律援助站的成立,让他们不出工地就能获得专业人士的权威解答。法律援助站专门聘请瑞通天元律师事务所专家,每月定期为农民工答疑解惑;援助站还设立固体信箱及电子信箱,由项目部人员负责定期整理后报送援助站律师,7天内给予回复。中建三局总承包公司有关负责人介绍,这种工地法律援助站将在该公司40多个直管项目全面推广。

一名在工地打零工的青年,没事爱在工地和别人吹牛,诈骗工友赵峰2万元现金,终被新区警方抓获进了班房。李小林(化名),南大港四分厂人,没有正当职业,平时就在建筑工地打零工,他喜好喝酒交朋友,酒足饭饱之后就爱吹牛。安徽宿州籍工友赵峰听说李小林有个亲戚是某村的村长,可以承揽本村油罐保温工程,便试探李小林的“口风”希望其给帮忙“活动活动”。李小林满口应下,并要求赵峰先拿出2万元的公关费用,赵峰心想“只要关系在,花点钱不算啥”,于是爽快地把钱给了李小林。

4月27日下午39岁的陆英勇从龙里县的工地下班后,先到工地上的住处换洗,然后骑上摩托车返回桂林家中。途中遭遇车祸,当场身亡。同年12月18日,黔南州人社局根据陆英勇的儿子陆锦兵的申请,认定陆英勇返回都匀家中是属于上下班行为,对陆英勇的行为认定为工伤,但贵州建工集团不服,将黔南州人社局和陆英勇的儿子陆锦兵告上了都匀市人民法院,他们的理由是认为龙里的工地安排有住所,陆英勇返回都匀属于上下班结束后的行为不属于工商行为,2003年4月8日,都匀市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维持黔南州人社局所做出了工伤认定决定书,但是贵州建工对一审判决有异议,他们将此案上诉到了黔南州中级人民法院。

开方 孙华泽 承若诺

上一篇: 广东东莞破获名牌手机配件制假案 案值上千万

下一篇: 男子约女网友开房 发生关系后睡着被对方洗劫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独树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