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欠条的诉讼时效的法律规定


 发布时间:2020-10-22 08:31:26

”昨日,就民事案件诉讼时效的相关规定,晨报记者采访了重庆航宇律师事务所主任李黑龙律师。诉讼时效是指权利人在法定期间内不行使权利即丧失请求人民法院依诉讼程序强制义务人履行义务的权利。我国民法规定了三种诉讼时效:普通诉讼时效。即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一般为2年。特别

第二种意见认为:本案已过诉讼时效,应从第一次交纳行政处罚罚款之日起计算诉讼时效,因为原告第一次交纳罚款时违约损害赔偿请求权才产生,且原告主观上理应知晓其权利受到侵害,从此时计算两年诉讼时效期间具备正当性。第三种意见认为:本案没有超过诉讼时效,应从最后一次交纳罚款之日开始计算诉讼时效,因为只有在最后一次交纳罚款后,全部损失才最终确定。[评析]笔者同意第二种观点,理由如下:1.诉讼时效期间的起算应以请求权的客观产生为前提条件诉讼时效制度的适用对象是请求权,该请求权是基于基础权利受到侵害而产生的救济性权利,自基础权利受到侵害时产生。

原告完全交纳罚款的意义在于确定全部的损害额,而非确定损害赔偿请求权的产生。知道或应当知道主观状态的证明,往往要借助于客观事实,通过一定的行为推断当事人的主观心理状态。原告遭受的损失以行政处罚罚款表现出来,则原告知晓行政处罚内容与原因的主观状态即为知道或应当知道权利受到侵害的状态。本案中可以推断原告知晓权利被侵害主观状态的客观行为有二:一是收到行政处罚决定书;二是实际交纳罚款。在法无明文规定时,由于“收到”与“知悉”之间有本质不同,特别是法人,其工作人员签收行政处罚决定书与其决策机构知晓行政处罚内容可能存在一定时间差,基于诉讼时效起算的正当性基础,以原告交纳罚款的行为推断其主观状态更为合理。因此,原告至迟于第一次交纳罚款之日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同时,基于合同的相对性,原告不存在另需确定侵权人的必要。故从第一次交纳罚款时计算诉讼时效符合时效制度防止权利休眠的设计初衷,既考虑了对原告合法权利的必要保护,又维护了被告的时效利益。(作者单位: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法院)。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双方借款到期时间为2010年6月,原告张先生的起诉时间为今年3月,他向法院请求保护权利时已经超过了两年的诉讼时效,且被告李杰也向法院提出了诉讼时效的抗辩,原告虽然主张曾向被告催讨过借款,但未能提供有效证据证实,因此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法院依法不予支持。最终,原告张先生自愿撤回了起诉。张先生昨日在接受重庆晨报记者采访时说,自己收到的利息不过五个月才10万元,光是计算本金,自己就足足损失了30万元。他遗憾地说,这件事情不怪别人,只怪自己,一是自己不懂法,吃了亏;二是太相信人,如果只按照公司流程贷款,肯定不会像这样亏损严重。

换言之,诉讼时效适用的正当性基础即为权利可以行使,即权利人知道或应当知道损害事实已实际产生,且知晓权利主张的对象。本案中,行政处罚的内容是交纳罚款,因此针对违约损害赔偿请求权的基础权利,即原告依据合同享有权利或利益的损害就表现为对财产利益的侵害。行政处罚决定书具有自送达之日起即生效的特点,行政处罚决定书送达之时,原告的财产面临客观损害的危险,但在其未实际交纳罚款之前,其财产权利并没有产生现实的减损。原告在第一次交纳罚款时,因对方违约行为而受到的损失才成为一种客观事实,违约损害赔偿请求权才产生。

律师事务所辩称,该所的陈律师在履行代理义务时并没有过错。在第一份《委托代理合同》中,张先生并未授权陈律师代为起诉,也未签署起诉状。其间,律师已经对张先生进行了提示。另外,律师事务所还指出,在张先生诉律师事务所的这一官司中,张先生又一次犯了超过诉讼时效的错误。起诉均超时效,法院驳回全部诉请日前,青秀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针对律师在履行合同时是否存在过错问题,法院认为,在与张先生交涉过程中,开发商均未签收律师函。张先生未将这一情况告知律师,导致超过诉讼时效这一后果,应负过错责任。

3.涉外保险代位求偿权诉讼时效期间的起算既然涉外保险代位求偿权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两年,那么诉讼时效期间从何时起算就成为判断本案诉讼请求是否超过诉讼时效期间的关键。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原告已于2006年10月14日当日知悉发生保险事故,该日期应作为涉外保险代位求偿权诉讼时效的起算时间。另一种观点则认为,涉外保险代位求偿权作为保险人向侵权人所享有的债权,虽然成立于保险人向被保险人支付赔偿金之时,但涉外保险代位求偿权受到侵害应始于侵权人拒绝向保险人支付赔偿款之时。就本案而言,原告2007年8月7日向深圳拖轮公司赔偿保险金时成立涉外保险代位求偿权,其后原告向被告通华公司追索该赔偿款而遭拒绝,拒绝赔付之时即为该涉外保险代位求偿权被侵害之时,应作为涉外保险代位求偿权诉讼时效期间的起算时间。笔者认为,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后一种观点显然更符合我国法律的立法意图。(白 峻 作者系武汉大学法学院博士生)。

南阳市中级法院终审审理后认为,上诉人宛城区农行在案外人霓虹灯广告的借款期限届满后,仅于1997年11月10日进行了催收,其后在长达10余年未再主张债权,依照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的规定,上诉人已丧失了主债权的诉讼时效。我国《物权法》第二百零二条规定:“抵押权人应当在主债权诉讼时效期间行使抵押权;未行使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据此,上诉人的抵押权不受法律保护。

1997年11月10日,宛城区农行向霓虹灯广告送达《逾期贷款催收通知单》,要求霓虹灯广告归还借款,霓虹灯广告负责人签收。催款通知书发出后,借款人霓虹灯广告未归还分文,担保人马志刚也未代为偿还,而作为债权人的宛城区农行在以后长达15年中也从未向借款人追要。不还款反告银行索要抵押《房权证》借款到期后,马志刚找宛城区农行要求退回自己抵押的房产证,由于这笔借款没有归还,其退证要求遭到农行的拒绝。2011年11月20日,马志刚一纸诉状将宛城区农行告到了南阳市宛城区法院,请求法庭依法确认自己在农行的该笔借款的保证责任免除,并返还自己抵押了15年的《房权证》。

由于请求权类型不同,这种侵害既可以是现实存在的紧迫危险,也可以是实际损害,但均需侵害客观产生。因此,诉讼时效期间的起算必须以基础权利受到侵害,请求权客观产生为前提条件。在此需注意的是,当诉讼时效的适用对象具体为损害赔偿请求权时,该请求权的产生不需损害额全部确定。如果单从文义解释对损害事实进行理解,损害事实中可能包含损害额,但是作为请求权构成要件的应当是单纯的损害事实,而非损害额。事实上,损害事实无法证明时,请求权不存在,当事人因不具有诉的利益而被驳回起诉;损害额无法证明且没有法律对此作相关规定时,败诉的原因是不能认定当事人诉讼请求中主张的损害赔偿金额。

孔红 田志文 五子

上一篇: 媒体评刘志军丁书苗案:深入反腐当破“内外同盟”

下一篇: 湖南湘潭两副主任上班时间在茶楼赌博被通报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独树普法网 版权所有 0.32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