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先墓地被占只剩两块墓碑 爱新觉罗后代维权


 发布时间:2021-04-17 11:48:39

记者梳理官员腐败案件发现,一些官员走上腐败道路,与“身边人吹的耳旁邪风”脱不了干系。国家食药监总局原局长郑筱萸贪污腐败案,其一家三口全部涉案。涉案企业行贿,大多是直接与郑筱萸的妻子刘耐雪和儿子郑海榕接触。郑海榕还通过幕后操纵几家皮包公司,通过批文交易等谋利。家庭腐败的特点是:一人

一方面,我们庆幸于这样一个新闻没有“烂尾”;另一方面,公众和网友还有了新的“发现”——关于“房媳”的家庭甚至是家族,我们看到了“至少15人在运城市担任官员、公务员或国企领导”的事实。家庭会议等同于政府会议——对于没有受到有效制约的公共权力而言,这样的传说并不会给坊间留下多少佳话。公众只能在遐想之中,想象“卡里斯马”式的大佬在公共权力中的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客观来说,“家族政治”并不是一个贬义词,而是一个中性词。

以此观之,贪腐官员若想以“不知情”为由,规避由家庭成员或其他特定关系人经手的腐败行为所产生的法律责任,只是一厢情愿。总结出腐败的特征,准确描述属于一个时代的腐败现象,无疑是重要的。它可以让法制和司法因时而变、拾遗补缺,不致因法律的漏洞而让腐败分子成为漏网之鱼。但类似“家族腐败”这样的总结,只是描述现象,并未触及腐败的本质。家庭成员也好,二奶三奶也罢,这些特定关系人为什么拥有能够腐败的“法力”?当然还是因为腐败官员拥有不受制约的权力——如果官员的权力是已经被关进笼子里的权力,特定关系人纵有再多花样,又能起什么风浪呢?官场还有个不新鲜的词,叫“人走茶凉”。

爱新觉罗后裔为了争取家族一块百年墓地的使用权,将承包这块土地的东坝乡三岔河村民陈某告上法庭(本报曾连续报道)。今天上午,这起案件由朝阳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法院根据我国《殡葬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驳回了爱新觉罗家族的全部诉请。法院判决表示,根据查明的事实,原告家族虽有先人曾埋葬于现被告陈某宅基地范围内,但截至目前尚未在被告承包地上发现历史形成的墓葬,该土地范围内现有坟头均为1999年及此后迁移或新葬形成。我国《殡葬管理条例》第九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批准,不得擅自兴建殡葬设施;禁止建立和恢复宗族墓地。

《殡葬管理条例》于1997年7月21日发布并施行。1999年3月30日,爱新觉罗·兆昌、爱新觉罗·兆祥、易石作为甲方与被告陈某签订《合同协议书》,委托被告陈某照看坟地。法院认为,纵观《合同协议书》约定的各项条款,均为家族墓地的兴建和管理而订立,从合同签订后坟墓的迁移和新建来看,各方当事人亦围绕着上述合同目的而履行,法院认为,该合同已违反了国家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认定为无效。法院认为,原告基于无效合同要求被告拆除房屋、恢复原状,于法无据。

中新网衡水4月21日电(记者 崔志平)21日,河北省饶阳县公安局打击“三角地带”成果展暨返赃大会在此间召开。警方称,随着郝氏家族涉黑犯罪集团的覆灭,该团伙的36名集团犯罪成员悉数落网。据饶阳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公安局长董华清介绍,饶阳涉车涉油犯罪是全国“挂号”的治安“顽疾”,也是长期以来阻滞全县经济发展、影响对外形象的治安“毒瘤”。特别是以郝大卫、郝二卫为首的郝氏家族涉黑犯罪集团,大肆盗车盗油,并且采取寻衅滋事、聚众斗殴、故意伤害、威胁恐吓等手段,垄断市场、强行交易、强征土地、强揽工程、强收保护费,横行乡里、欺压百姓、无恶不作,人民群众对此深恶痛绝。

实质就是“权走茶凉”。利益总是追逐权力不放。追逐贪腐官员的家庭成员或其他特定关系人,就是追逐权力。所以说,反“家族腐败”和反腐败的本质是一样的:都要从规范权力开始,到规范住权力结束。但总有些单位,放着反腐败的核心议题不努力,爱在边缘处甚至越界去推陈出新。比如说,对官员夫人进行廉政教育,请官员家的小朋友“小眼盯大眼”等等。中国固然还是个以家庭为基本社会细胞的传统社会,但随着社会现代化的推进,家庭成员相互之间的独立性也在不断增强,对官员的家庭成员予以基本的个体尊重,也是法治社会的底线。

有两个户口、公公拥有十余套房产,山西运城纪委前工作人员张彦因此被称“房媳”。在张彦被停职调查后,她的背景也更多被关注。记者调查发现,张彦的丈夫、原夏县公安局局长孙宏军有过三个户口,他还涉嫌长期吸毒。他们生活在以运城市原财政局局长孙太平为核心的一个“官员家族”,孙家成员及其亲属,至少15人在运城市担任官员、公务员或国企领导。“如果孙家开家庭会议,到场的部门领导比政府开会还多。”有运城当地人说。“房媳”的故事,有了新的进展。

但是,不要把中国封建家族王朝的历史发展周期规律,与当代中国社会联系在一起。其中的道理非常简单,中国不再是一个封建家族统治的王朝,中国也不是一个风雨飘摇封建专制国家。中国的执政党正在以前所未有的勇气反腐败,试图以吐故纳新重新收拾人心。然而,就在这个历史的转折关头,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部分学者把中国明代嘉庆年间反腐败的历史教训翻出来,认为声势浩大的反腐败不可能达到预期的效果,查封大贪官家族的财产固然能让老百姓拍手称快,但是,如果不进行全面改革,那么,腐败现象还会继续蔓延。

薛伟雄 尔兹冰 栏法

上一篇: 关于残疾人专用停车位法律法规

下一篇: 大连关于地下停车位法律规定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独树普法网 版权所有 0.08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