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媳等事件暴露权力家族化现象 导致家族式腐败


 发布时间:2021-04-15 03:24:48

“去读书?读书有什么用?去打工?打工能挣多少钱?”这些长辈灌输的观点,自2007年开始,就不断在当时年仅9岁的李明德耳旁反复出现。既不读书,也不工作,更不愿务农,那么生活要靠什么来维持?“打电话”成了整个家族20多口人众口一词的答案。在他们看来,打打电话就可以轻松获得几万到几十万

一人得道,全家有份   张浩/漫画■家族式腐败可分为三种类型:协助型、参与型与合作型。■官员骄纵子女很容易导致“老子为儿子撑腰,儿子为老子捞钱”的“衙内现象”。■遏制权力家族化还需要借助官员财产申报公开制度。无论是河南郑州“房妹”案,还是山西运城“房媳”事件,最后都如出一辙地牵出了一个共同话题———权力家族化。不久前,“房妹”之父、郑州市二七区房管局原局长翟振峰被依法逮捕,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审判。“房媳”张彦一家也不好过,丈夫孙宏军、公公孙太平陆续被曝出存在诸多以权谋私、涉嫌违纪的事实。

整个家族的大小成员,或者从政,或者为商界大亨,这样的案例,古今中外并不少见。这样的家族,历来也是公众的谈资。对此,我们可以作出这样的判断——从政人员家族化,有其合理的一面,毕竟,从政的能力与性格,都会受到家庭环境以及教育理念的影响。但是,看过“房媳”家谱的网友,相信多数不会认可“房媳”整个家族所有成员的个人能力与道德品质都非常突出,更多的人只会徒增对于当下有些地方官场“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无奈感叹。在现代政治之中,公共权力在本质上仍然是属于公共的,最应当剔除和规避的就是血缘纽带在行政权力中发挥作用,防止“一人得道,鸡犬生天”的现象发生。

事件富豪家族为洗“黑历史”找人删帖福建一富豪家族,因为有家族成员此前曾有犯罪前科,为了不被下一代看到这些污点,该家族决定花费巨资,请人删去网络上的所有相关负面报道。经熟人介绍,该家族找到张宏(化名)帮忙联系此事。2011年2月,张宏找到了李峰所在的福州某网络公司。李峰和公司接了这个工作,并以网络服务协议的方式签订合同。然而第一次双方的合作并不顺利,因为效果不好合作暂停。2011年6月,李峰在未取得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的情况下,上网招聘了一些员工,成立“颠覆传媒”工作室,违法从事互联网信息有偿服务业务。

犯罪嫌疑人徐某某,36岁,山东省梁山县人,初中文化,无固定职业。2011年,徐某从河南学会制作假药后,从此开始了制假售假的犯罪历程。该案件的最大特点是家族制假,犯罪嫌疑人都是家族成员。2011年6月起,徐某某的妻子、弟弟、弟媳、二哥、三哥包括其岳父陆续加入到制售假药的行列中,而且有明确的分工,岳父负责生产,徐某负责运营管理,徐某哥哥负责对外销售。警方查获的发货单显示,除了西藏和港澳台地区之外,都有假药的受害者。目前警方已查获发货单据2500多张。根据货单估算,估计共发出假药488000多瓶,涉案价值达一千多万元。(记者 王镇富)。

据了解,2013年9月10日公布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违反国家规定,以营利为目的,通过信息网络有偿提供删除信息服务,或者明知是虚假信息,通过信息网络有偿提供发布信息等服务,扰乱市场秩序,个人非法经营数额在五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二万元以上的;单位非法经营数额在十五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五万元以上的,属于非法经营行为“情节严重”,数额达到前款规定的数额五倍以上的,应当认定为“情节特别严重”。

黄河口 刘旺洪 刘骥

上一篇: 关于变更追加被执行人法律规定

下一篇: 北京法院集中打击“老赖”涉罪行为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独树普法网 版权所有 0.08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