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村官到政法干警工龄认定


 发布时间:2020-10-02 05:59:57

在调查该市枣强县大营镇时槐村村干部有关问题时,发现涉嫌非法转让57.75亩土地使用权的问题线索,该市市委反腐败协调小组及时指派景县公安局对涉嫌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侵占集体财产480万元的问题进行立案调查。多种办案模式、办案措施的综合利用,使惩治村官腐败之拳打出了效力,打出了威力。

一个村官、高官、开发商三者合谋、共同进退的腐败“铁三角”逐渐浮出水面。曹鉴燎,1995年任广州市天河区沙河镇党委书记、镇长,此后又升任天河区区长、区委书记等要职。据知情人士透露,上世纪90年代,珠江新城主要是村集体和开发商联名开发,一个出钱,一个出地。有时村里对土地出租要价较高,开发商便“公关”曹鉴燎。曹鉴燎帮忙压低价格促成合作。为表“感谢”,开发商或直接向曹鉴燎、村干部等行贿,或承诺日后按差价百分比分成。公诉方指出,冼村实业有限公司原党支部副书记、董事长冼章铭等7人在协助政府经营和管理国有土地的过程中,涉嫌收受广州市嘉裕房地产集团、广州市南雅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多个开发商贿赂。

他在庭审更是直言,500万元对他来说只是“一般的数目”,他都记不清自己有没有收过。“村官”是执政党的“末梢神经”,虽然头衔不大、地位不高,却拥有广泛的权力触角,涉及房屋拆迁、征地补偿、惠农补贴、集体资产处置等领域,这也由此成为不法“村官”们的敛财之道。中共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工作被提升到治国理政的新高度。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指出,要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既坚决查处领导干部违纪违法案件,又切实解决发生在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

“近几年来,我市检察机关查办了一批村官职务犯罪案件。”这位检察官坦言:“村民委员会、居民委员会的工作人员职务行为分为依法从事公务、基层自治管理服务两种行为。按法律规定,只有在依法从事公务,如救灾、抢险、土地征用补偿费用的管理等环节,村官才属于‘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才列入‘国家工作人员’范围并属于检察机关查办职务犯罪的管辖范围。这造成了目前的一种司法困境,即一些基层群众对基层组织的问题反映很强烈,但限于当事人身份及司法管辖权,检察机关介入调查必须依法进行。”近年来,深圳加大基层城市化建设的步伐,特别是宝安、龙岗两区进行大规模的产业升级,在旧城改造、房屋拆迁等项目中,诞生了一个个巨大的利益“蛋糕”。“在这关键时期,作为村官而言,本身必须加强自律。但同时更需要的是大力加强媒体与社会公众的监督,这是推动基层工作规范化发展的一条有效途径。”(吴伟东 汪林丰)。

近年来,“村官”腐败事件多发,引起社会各界高度关注。针对“村官”腐败的司法惩治困境,2000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的解释》,将村委会等村基层组织人员协助政府从事的行政管理工作纳入刑法规定的“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范畴,适用刑法关于国家工作人员犯罪的处罚规定。该《解释》为司法机关惩处涉农职务犯罪提供了重要依据。前述关于司法机关惩处腐败“村官”的报道,表明我国相关惩处机制已经发挥作用,值得称道。

但现实中,种种制度并不容易得到贯彻和落实,造成了制度在基层的“虚化”。究其原因,一是熟人社会,村里多是亲戚朋友,非触碰到自己特别切身利益,一般不愿意去按照程序,行监督之职;二是法律意识不够,对相关法规并无了解,一旦觉得利益受损,走得较多的途径就是上访;三是参与公共生活意识不强,如果事不关己,多半高高挂起,但总有一天,对权力的纵容总会导致权力膨胀,终将让自己受损。四是在农村,民主生活会还应加强,这是党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没有批评和自我批评,没有及时的民意反馈,所有人都沉默,则制度建设和执行无从谈起。

姚振文 麦琪 选项

上一篇: 男子想赚“外快” 拉一车烟花爆竹进小区被罚5万元

下一篇: 杭州富阳警方销毁3264箱烟花爆竹 价值超60万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独树普法网 版权所有 0.35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