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村官突出的思想问题


 发布时间:2020-10-02 01:21:21

浙江省杭州市两级检察机关自2005年以来,共立案查处村官职务犯罪案件67件75人,分别占同期立案总数的7.1%和6.7%。其中,仅2009年一年,便立案查处18件23人。据介绍,在杭州市检察机关5年来查办的村官案件中,村党支部书记35人,村民委员会主任23人,二者合计占立案数的7

据石翠平介绍,在拆迁过程中,村官和街道工作人员或政府职能部门人员等因拆迁被政府抽调组成拆迁临时机构。尽管这些机构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工作效率,但由于缺乏监管,有时反而会滋生群体腐败。2007年7月,南京市栖霞区某村委会副主任兼会计黄某,分别与同为拆迁小组成员的街道干部吴某和朱某共谋,利用参与拆迁的职务之便,冒用亲属名义,多次通过虚构被拆迁房屋买卖协议及收款凭证,骗得拆迁补偿款人民币110多万元。南京检察院的调查报告显示,村务运行和财务管理不公开、不规范,权力缺乏有效的监管制衡机制,是导致村官职务犯罪高发易发的机制性因素。

对话反贪局长在湖北省人民检察院1月至4月立案查处的涉农惠民领域贪污贿赂犯罪涉案人员中,62.5%为农村基层组织工作人员。如何看待这一数字,《法制日报》记者今天就此与该院反贪局局长龚举文展开对话。记者:在湖北省检察院公布的数据中,涉农惠民领域贪污贿赂犯罪涉案人中,村支部书记83人、村委会主任34人、其他人员60人。涉案人员为什么以村官居多?龚举文: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权力运行监督不到位是一个主要原因。各级政府出台了很多支农惠农资金方面的监管制度,也有申报、审批、复核、发放的机构和流程。

周伟思动员拆迁户降低补偿数额,接受开发商补偿条件,促成了该房地产公司与拆迁户达成补偿协议。周伟思还帮该开发商在其他环节推动进程、节省费用等。2011年前后,周伟思先后收受该房地产公司逾千万元的“好处费”。另外,周伟思为使南联社区的违章建筑不被查处,找到龙岗区城管局原副局长(区查违办副主任)何永华帮忙,并多次送上“好处费”。负责查违工作的何永华也因此而落马。截至目前,周伟思一案已有4人被逮捕。举报人并非因言获罪周伟思被同村人周祖杰举报“坐拥20亿身家”,那么,是否真有其事?检察机关透露:从目前调查的情况来看,周伟思拥有的房产等资产,大都在其成为村官之前便已购置,是否涉嫌职务犯罪有待进一步调查核实。

同年6月,广州警方立案侦查梁某等人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调查发现,2008年至2011年,广州白云区棠溪村第一、十三、十四经济合作社和岗贝片联社的梁某等18名“村官”,在多个项目工程招标、承建和出租过程中,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多次收受贿赂。由于该案涉及人数多,嫌疑人属于“村官”的特殊身份,且在村内“家族庞大、威望较高”。广州警方遂成立“5.29”专案组,并于7月5日,出动百余名警力,分赴白云区岗贝路、惠州市南昆山等地,对相关涉案人员展开抓捕行动,共抓获15名涉案人员。8月中旬,专案组抓获2名在逃的涉案人员,主要犯罪嫌疑人基本到案。经审讯,涉案人员供认在“农民公寓”、“金光广场”等项目的承建过程,及某综合楼整体租赁等项目的承租过程中,收受承建、承租人李某、陈某、梁某等人的行贿款647万元人民币。目前,该案中有16名犯罪嫌疑人被依法执行逮捕。警方正抓紧追捕其他在逃涉案人员。(完)。

靖远县两村官在协助靖远县高湾乡政府实施危旧房改造工程补助款申报和发放过程中,利用职务之便,非法侵吞公款8万余元。10月22日记者从靖远县人民法院获悉,两村官因犯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据了解,王库邦自2011年1月23日起至2013年5月22日期间任靖远县高湾乡葛埫村村委会主任,赵志新自2011年1月24日起至2013年5月22日期间任靖远县高湾乡葛埫村村民委员会文书。经调查,2011年至2013年1月份期间,被告人王库邦、赵志新在协助靖远县高湾乡人民政府实施危旧房改造工程补助款申报和发放过程中,利用职务之便,采取非法手段,分别侵吞公款42000元、40500元。案发前,该乡将赃款全部追回,部分款项现已向农户兑付,剩余28000元已被侦查机关追缴。

记者:没想过收手吗?张某:想过收手,可是到后来总输钱,不玩怕人家笑话,说没钱,那样见面会不好意思,圈里的人都有钱,再说,谁也不会拒绝结交有钱有势的人吧?记者:你是很要面子的人呀?张某:我在部队当兵4年就入了党,24岁回到家就当上了治保主任,领导很赏识我,这一路走来,顺风顺水,我怎么能让别人瞧不起呢?就是欠再多钱,也得硬着头皮撑下去。记者:听说你还玩黑彩?张某:我的麻将债有一百多万,这些债还不能说,又还不上,那时候,我整天心虚。

在一些人眼中,他们“是官非官,是民非民”。人们或许难以置信,村干部并非手握国家权力的官员,却为何屡屡能够损公肥私、中饱私囊?除了村干部价值观偏移,直接催化贪腐行为外,“法律法规形同虚设、民主监督流于形式,是‘村官’腐败的重要原因。”民政部基层政权和社区建设司原巡视员曹国英表示。但现实的情况是,“国家法律法规有明确规定,但不少地方没有遵照执行。”在有法可依的情况下,少数村干部依旧大权独揽,不仅有法不依、有章不循,甚至将权力转变为谋取私利的工具。

弓凤英 颜强 野望

上一篇: 一批法律法规今起施行 全国约6000万人将免缴个税

下一篇: 社区党建品牌化提升影响力和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独树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3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