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官大腐败”是制度病


 发布时间:2020-09-21 07:52:44

一些巨富“村官”,动辄几十套房产、亿元身家。广州市政法机关统计,由郊区发展而来的广州市白云区,近4年来已有101名村干部因贪污腐败“落马”,多数涉及征地拆迁、为“违建”充当“保护伞”。越来越多地处城乡接合部的村官,开始热衷于“坐地生财”。据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统计,2009年至

“一些腐败‘村官’做事无法无天,涉案金额巨大”——人大代表建言将“村官”权力装进制度的笼子在过去的一年中,一些“问题村官”步入人们的视野:北京城区来广营乡的一名村干部将儿子的婚宴摆到了国家会议中心,并连摆3天流水席;深圳市龙岗区南联社区“村官”周伟思被曝家产过亿……结合审议两高报告,某些村干部贪腐的问题成为人大代表们关注的话题之一。一些人大代表认为,我国在推进新型城镇化的进程中,“小‘村官”大腐败”问题将呈多发趋势,亟须加大村务信息公开,完善权力运行监管体系,将“村官”的权力也装进制度的笼子。

“村官”成为潜在贪腐高发人群“在城镇化推进过程中,面向群众的街道干部、‘村官’成为贪腐的高发人群。特别是一些腐败‘村官’做事无法无天,涉案金额巨大,问题性质恶劣。”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省监察厅副厅长刘蓉华说。刘蓉华说,在城镇化过程中,大量征用农村土地,都要和“村官”打交道,一些“村官”政治素质不高,腐败问题严重。“近年来收到此类涉纪涉腐案件很多,大部分都是举报村官把土地补偿款贪污、挪用、截留、私分等。”据了解,2008年以来,山西省共立查农村基层涉纪案件12075件,结案 11651件,移送司法机关353人。

在涉农案件中,小小村官为何能如此轻易得手?对此,有关专家认为,村级财务管理制度不健全,给村官职务犯罪留下了可乘之机。与此同时,政策宣传不到位,农民知情权难以保障,也就难以维护自身权益。据河北省邢台市人民检察院的反贪办案人员介绍,以惠农补贴为例,其种类繁多,总计40类100多项,各个部门都有补贴,且变动性强。有哪项补贴,没有哪项补贴,什么时候发,许多职能部门都说不全,农民就更不知道了,“再比如国家支农惠农资金经初步统计有27项,但广大农民熟知的不过经常接触的那几项,获得信息主要是广播、电视,甚至部分村基层组织人员出于私心故意不宣传不告知”。

□ 张国安 漫画 徐云有道是,“别拿村长不当干部!”这话从正面理解:村官虽小,但往往是当地热心肠、有见地的能人,是一方乡亲的主心骨。富民惠民的好政策要落地,他们很关键。也可以反说:村官若把心思用在捞取个人利益上,产生的负面效应同样不容小觑。记者调查的这三起村官贪腐案,即属于后者。归纳这三起案件,可见当前基层贪腐的几个特征。其一,土地。三起案件,无一不与土地有关。或染指征地拆迁牟利,或借机捞取还建房,或以改造为名行自肥之实。

为保证制度落实,可建立纪检监察部门牵头的农村基层民主政治建设的巡视制度,通过巡视组发现问题的线索,督查、责成有关方面限期处理。结合当前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把乡村关系和村“两委”关系纳入法制轨道。从更深层次讲,应该进行农村征地制度改革,维护村民的土地产权利益,引入市场机制,改变土地财政和政府公职人员介入土地交易活动的状况,斩断乡镇政府伸向村级集体经济组织的利益链。文章表示,司法介入是具有威慑力量的反腐手段,对于村民反映的村民民主权利和经济权益受到侵害的案件,相关的村干部腐败案件,检察院可以提起公诉,法院应该立案并进行公开审理,为了增进社会舆论监督能量,消弱社会关系网的执法干扰,促进司法公正,可探索建立相应的陪审团制度,使贪腐村官的保护伞不敢出面。

潘同坤的三个朋友走在前面,据其中一个名叫阿忠的对记者说,潘同坤因为要锁门,走在最后,他边走边等,也逐渐和另外两个人拉开距离。18时03分,阿忠隐约听到身后有响动,回过头,看见两名陌生男子各持一把40厘米长的刀一前一后向潘同坤砍去,阿忠立马呼喊并试图冲过去,两名陌生男子见状在他面前挥舞长刀,伺机往饭店的方向逃去。阿忠冲到潘同坤身边,只见潘同坤躺在地上动弹不得,血流如注,围上来帮忙的村民脱下上衣捆住流血的大腿,依然无法让血止住。

江西吉安市吉州区永叔街道高峰坡社区原党委书记、主任王秋红将本应发给住房困难户的住房租赁补贴资金13680元用于缴纳其个人社保金和其他开支;江西南城县沙洲镇珀玕原村委会主任游建新利用发放灾民建房款的工作便利,通过虚报发放灾民建房户数,侵吞灾民建房资金5.5万元。——“好处费”大张口“俯身甘为孺子牛”是基层干部服务群众应有的职责和态度,然而一些村官却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以手续费等名义大肆索取收受所谓的“好处费”,名目之多让人咋舌。

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规定,村委会是村民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的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四个民主”的制度建构是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正常运作的基本保障,而村民参与机制的完善是该制度建构的核心支撑。为确保政府切实履行其对村委会的工作“给予指导、支持和帮助”的职责,确保村委会协助政府展开工作能够做到依法、合理,防止“村官”在此过程中腐败,国家应当致力于相关法规范的制定和完善,推进和保障村务公开,保障村民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

2010年,广州启动上百个城中村的改造,冼村名列其中。改造消息传出,对“低价卖地”早有不满的村民持续上访举报,冼村领导班子最终被“一锅端”。2013年8月,冼村班子多名成员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纪检、检察部门由冼村案顺藤摸瓜,发现时任广州市副市长的曹鉴燎涉嫌接受巨额贿赂,广州市协作办党委副书记何继雄也涉嫌受贿。曹鉴燎随后被立案检查,并于今年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和公职。今年7月底,冼村班子成员涉嫌贪污受贿案在广州中院开庭。

史光灿 富湾 选项

上一篇: 领导检查车站广场文化建设

下一篇: 贵州瓮安民警下乡献演 “头顶碎石”令人惊呼(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独树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0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