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村官加强本村党建工作


 发布时间:2020-09-25 07:13:23

招待费里“抠”、返还款中“分”、土地征用及补偿费里“淘”、变卖财产中“削”、下拨资金中“吞”……近年来,涉农职务犯罪案件屡屡发生,而掌握有村组经济大权的村官们则“当仁不让”地成为涉农案件的主角。从一系列的涉农职务犯罪案件中不难发现,随着农村经济的快速发展,贪污贿赂行为已渗透到当前

坐拥3亿房产,每月房租收入逾50万元;妻子和子女都是香港籍——近日,网友发帖称深圳一村官是“房哥”和“裸官”。网帖举报内容是否属实?近年频曝贪腐的村官是否应纳入“裸官”监管?今年6月初,有网友在多个论坛上发帖称,深圳市龙华新区观澜办事处福民富康股份合作公司董事长、龙华新区观澜办事处茜坑工作站站长张建东伙同其兄长侵占集体土地,并圈占土地抢建违建9栋楼,房产资产超3亿元,每月仅房租收入就超过50万元,是名副其实的“房哥”。

一些村干部利用统计、上报名单的职务便利,虚构户主或虚报数量骗取相关资金,而上级部门也未能调查核实。手法二:内外勾结“一窝端”。据纪检部门介绍,广东申通物流有限公司为顺利租到土地,向广州市白云区人和镇4个村的29名村干部行贿,合计1600万元。受贿干部几乎囊括了多个村的两委班子成员、经联社社长甚至片长。而这4个村都是在没有提交村民代表大会讨论、仅有村委会委员签字同意的情况下,与投资人签订了用地协议。南京市检察院职务犯罪预防局局长林志梅告诉记者:“在征地拆迁过程中,有的村干部甚至拿着空白的合同就让村民们签,回来后再私自填一个数据。

唯有如此,才能破除“上下勾结、利益均沾”的窝案串案迷局,源头减少涉农惠民领域职务犯罪发生。邢东伟链接江苏省南京市在过去4年查办“村官”职务犯罪案件44件50人,被查办“村官”主要集中在城乡接合部。据南京市检察机关发布的《“村官”职务犯罪预防调查报告》显示,2009年至2012年,南京全市查办“村官”职务犯罪案件44件50人,其中2009年6件7人,2010年8件8人,2011年16件18人,2012年14件17人。据统计,被查办“村官”主要集中在城乡接合部,而七成多的“村官”是因征地拆迁而陷入职务犯罪泥潭。南京市检察部门提供的报告分析说,城乡接合部处于城市扩张最前沿,征地拆迁和基础设施建设成为该区域的工作重点,被查办的大部分“村官”正是在协助政府征地拆迁和工程建设的过程中,利用“以地生财”的“区位优势”和“发展良机”,大肆受贿或贪污补偿款、工程款。

但是“小官巨腐”已成中纪委明文指出的突出贪腐现象,可见问题十分严重,这即已表明两种监管的绩效明显不足。村官说了算,是违背民主和村民自治的,也是造成“小官巨腐”现象的根本原因。要改变这种腐败生态,完善外部监管制度自然是必须,但是事物变化发展的根本原因还是内因。从目前来看,如果单纯地按照以往模式进行村民自治制度建设,无疑不符合时下农村的土壤。笔者以为,对村社组织体制的改革势在必行,必须将农村的经济事务与行政事务分开,政经由不同机构管理,构建现代意义上的财产、债务管理模式,真正提高经营管理的透明度,唯有如此,才能从财源上扼住村落贪腐乱象的咽喉。本报评论员 文峰。

没有好的基层干部队伍,再好的政策都难以落实,群众希望发展、期盼梦想成真、过上幸福生活的良好愿望就会落空。同时,和动辄就贪污受贿数千万的“大老虎”比起来,这些“村官腐败”案件所涉及的金额可能小一些,但这是发生在老百姓身边的腐败现象,影响很大。老虎要打,苍蝇亦不能放过,加强对基层干部的教育,防止“村官腐败”现象滋生蔓延,十分重要。遏制“村官腐败”,除了对腐败者严肃依法查处外,还要重视基层干部队伍建设。要抓好基层干部“入口关”,选好人;要抓好基层干部“教育关”,教好人;更要抓好“监督关”,让他们不敢也不容易犯错误。监督的关键是搞好卓有成效的政务公开,认真贯彻落实好“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的方针,用监督管好干部,规范干部行为。监督的重点是建立完善监督机制,把监督权交给群众,把群众是否满意作为衡量标准,让群众真正参与管理和监督。只有堵住了各种漏洞,“小村官”们没有了乱伸手的机会和条件,“村官腐败”的现象才会得到遏制和杜绝。(亦荣)。

而在交出银行卡之前,两人已悄悄办好了存放征地款银行卡的网上银行,并设定了密码,准备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几天之后,袁某德等4人通过网银将785万元存入银行,接着分三次购买短期理财产品,获取非法收益16.7万余元,并私下瓜分。案发后谎称为村里“谋福利”今年年初,袁某德在其他三人不知晓的情况下,单独另行挪用北塘村小组征地补偿款350万元购买理财产品,这期理财产品的预期收益有1.7万余元。然而,这笔理财收益就快要进入袁某德的“腰包”时。

现综合整理出来,力求保持“原汁原味”,希望以此告诫那些“村官”们,严以修身,严以用权,严以律己,避免走上违法犯罪的不归之路。我会用生命去换取后悔药如果哪里有,我会用我自己的生命去换取后悔药,再把它分给那些象(应为“像”,括弧中为更正字,下同。整理者注)我一样犯罪的人,我自己只留一点能救我自己就行了。只有这样才能汇(回)报祖国,汇(回)报党,汇(回)报领导,汇(回)报广大人民,汇(回)报整个社会,让社会得到安宁,让社会少出象(像)我这样的人民罪人。

潘同坤的三个朋友走在前面,据其中一个名叫阿忠的对记者说,潘同坤因为要锁门,走在最后,他边走边等,也逐渐和另外两个人拉开距离。18时03分,阿忠隐约听到身后有响动,回过头,看见两名陌生男子各持一把40厘米长的刀一前一后向潘同坤砍去,阿忠立马呼喊并试图冲过去,两名陌生男子见状在他面前挥舞长刀,伺机往饭店的方向逃去。阿忠冲到潘同坤身边,只见潘同坤躺在地上动弹不得,血流如注,围上来帮忙的村民脱下上衣捆住流血的大腿,依然无法让血止住。

”文中还有记者采访段飞的作案动机等情况。两篇文章经过近百个论坛和博客转载,引起了网民和群众的极大关注。陆良县公安局查看到相关信息后,经核实,“绝症男子杀死八名村官”为虚假信息。据警方调查,8月28日,陆良县三岔河镇小罗依村没有发生村官被杀害的案件。小罗依村没有一名年龄26岁、名叫段飞的男子。三岔河派出所民警还到小罗依村找到了“被杀死”的村委会主任段树文,证实段树文并没有死亡,也没有被伤害过,其他村委会工作人员同样没有死亡。

富湾 疏附县 价位

上一篇: 村社区个人综治工作述职报告

下一篇: 十九大报告关于法制的两个具体举措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独树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9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