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业游民冒充黑老大 敲诈商户收保护费被判4年


 发布时间:2021-04-13 19:27:10

为了表明自己对廖红的诚意,魏志拿出20万元送给廖红。被魏志的“诚意”打动,廖红答应和魏志结婚。2008年10月,廖红用魏志所赠的20万元按揭购买了城关区房屋一套,房屋登记在廖红名下,贷款24.3万元。2009年9月,两人在城关区民政局登记结婚。然而婚后廖红经常以单位应酬为由夜不归

保安一怒,持械伤人致死,法院在审理民事赔偿时,判处用工单位甘肃省农牧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此判决引发单位不满,认为“保安的行为是在执行职务中发生的职务侵权行为,与己无关,应由劳务派遣单位兰州市城关区保安服务公司承担”。11月18日,在提出上诉后,省高院终审宣判:甘肃省农牧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兰州市城关区保安服务公司承担补充责任。保安一怒持械伤人2012年5月30日凌晨3时30分许,早已熟睡的李某在保安室被一阵仓促的砸门声和叫嚷声惊醒,李某走出来细看,得知是在该大厦4楼工作的张某酒后嚷着要回家,就给开门放行了。

无业游民邹某吹嘘自己是黑道老大,“曾经砍过人、坐过牢,头被铅球砸过,腿被子弹打伤过……不管怎么说,自己也能称霸一方!”在这些谎言的包装下,邹某收取“保护费”12250元。5月6日,记者获悉,城关区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处邹某有期徒刑四年。家住甘肃省白银市的邹某因长期无业,游手好闲,来到兰州后靠卖弄小聪明、小伎俩骗来吃喝打发日子。2013年12月的一天,邹某在兰州市城关区麦积山路上转悠,突然看到兰州三十三中学东侧有一家名叫“博雅”的动漫店新店开张。

1月22日,城关区卫生监督分所分成4个检查小组,在红山根、东岗镇、雁滩等地打击非法行医。当日,执法人员共回访检查31家诊所,查获了4家顶风营业的黑诊所。当天上午9时许,记者跟随一路检查小组执法人员首先来到盐场堡,在一家门前没有任何标识的黑诊所内,有三四名患者正在输液。见到执法人员,既是大夫又是负责人的李某赶紧说,他早就不干了,这些人全是老乡和亲戚。现场执法人员说,九州、草场街、盐场堡等地段之前归市卫生监督医疗市场科管理,最近才移交到城关所。这家黑诊所被市所取缔过多次,每次取缔后又偷偷营业。随后,执法人员当场没收药品并下发取缔令,并在门前张贴黑诊所告知书。而后,执法人员又在刘家滩查获3家顶风营业的黑诊所。其中一家黑诊所窗外玻璃上贴着“计生、保健品”字样,屋里却摆着三四张床和氧气瓶,为患者输液而准备,执法人员下发了取缔令。(首席记者 孙建荣 实习生 崔鹏 韩海兰)。

许多民房临沟而建,甚至不给排洪道两边预留一条马路的空隙。公开资料显示,兰州市南北两山有近百条沟道汇入黄河,流域面积在0.3平方公里以上的沟道就有81条。近年来,由于资金投入不足,按照规划进行治理的河道不足30%,河道淤积严重,清淤排险任务繁重。而兰州地处黄河中上游的西北高原,市区是大片河谷盆地,四周是黄土山地,一旦发生持续性强降雨,很有可能暴发山洪、泥石流。2010年3月30日,兰州市四大班子召开联席会议,会议决定对全市河洪道进行综合治理。

9月3日,二十岁刚出头的彦斌、鹏飞因老板拖欠工资后,采用威胁、拘禁的方式讨薪,涉嫌非法拘禁罪,在城关区法院接受公开审理。案件未宣判。2013年4月19日23时许,位于城关区九州大道天昱凤凰城工地宿舍,突然冲进几个人,他们揪住陈富强、陈嘘嘘一顿殴打,在言语威胁中,二陈才听出来,动手的人原来是彦斌、鹏飞以及白某(另案处理)等人,此番前往的目的是为了索取工资。在对二陈进行一番殴打后,彦斌、鹏飞等人将他们挟持至城关区靖远路的某酒城、七里河区文化宫等地,在辗转变换拘禁地的过程中,他们强行索要工资4300元。趁着彦斌、鹏飞不注意,陈富强、陈嘘嘘果断逃跑,并向警方报案,没过多久,彦斌、鹏飞相继落网。据侦查,陈富强被限制人身自由长达4个小时,限制陈嘘嘘人身自由长达8小时。随后,城关区检察院对彦斌、鹏飞提起公诉,认为二人非法拘禁并殴打他人的行为,已构成非法拘禁罪,彦斌曾因犯罪被判刑,在5年内再犯属于累犯,应从重处罚。(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国玺 脱虹 专师

上一篇: 老太想女心切逢车即拦 民警驱车送其去见女儿

下一篇: 男子深夜开改装跑车撞飞老太 父亲陪同其自首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独树普法网 版权所有 0.08723